109年度績優捐血人晉見總統   環台醫療聯盟   捐血活動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陳俊宏:「捐血就是我給自己的成年禮!」
採訪撰文、攝影/張郁梵
 
       每年一月第二個星期一是日本成人節,各地都會為即將迎來二十歲的青年們舉行成年儀式,女性會穿著和服,男性則會身著正裝和服或西裝參與祭典,這天不僅全國放假,也是日本國民的一大節日,因為過了這天以後,少男少女們就是成人,要開始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台灣雖然沒有成人節,但今年47歲的陳俊宏,在滿17歲那年,也為自己舉辦了一場小小的成年儀式。
 
       「捐血就是我給自己的成年禮!」陳俊宏回憶初次接觸捐血,是在嘉義協同中學就讀國中的時候,因為捐血中心每個學期都會至學校舉辦捐血活動,校方也會廣播鼓勵年滿17歲的同學踴躍捐血,懵懵懂懂之下,陳俊宏雖然不清楚捐血是什麼,但總覺得「那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
 
       由於就讀的學校是完全中學,所以陳俊宏印象很深刻,只有高中二年級以上的學長姊才符合資格,可以進入大禮堂捐血,也因此「從國中開始就時常看著比較年長的學長姊去捐血,感覺那好像是到一個年紀才能做的事!」所以,等到滿17歲那年,學校廣播捐血中心又來到學校舉辦捐血活動時,陳俊宏馬上興奮地衝去捐血!
 
初次捐血就被稱讚
 
       帶著一股激動又光榮的情緒,陳俊宏跟著同學一起經歷了捐血初體驗,然而最讓他感到驕傲的是自己驚人的捐血速度!「大家都差不多同一個時間上針,但可能我的血流速比較快,所以大概五分鐘就捐完了!」捐血速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快,連替他扎針的採血護理師都稱讚說「血管很粗,很適合捐血!」也讓陳俊宏下定決心要養成定期捐血的習慣。
 
       雖然初次捐血後沒多久就畢業,但陳俊宏也在捐血前的衛教宣導中明白,自己體重五十多公斤,每兩個月可以捐一次250毫升的全血,所以上了大學之後,只要兩個月時間一到,他就會利用課餘空擋,從中興大學騎半小時的車程到捐血中心報到。
 
       問他為何會如此堅定捐血、不嫌累?陳俊宏靦腆回道:「我本身是個基督徒,常常會想自己到底有什麼是可以貢獻社會的?如果沒有什麼專長可以貢獻,上帝給我這個健康的身體,捐血是最好的方式,而且兩個月才捐一次,也不會花太多時間。」
 
       捐血是一種默默付出愛心的行為,陳俊宏不諱言,這種熱於付出的精神受信仰影響很多,而且除了就讀教會學校六年的薰陶,國中班導師更是引領他進入教會的貴人。
 
受中學老師影響學習付出愛心
 
       陳俊宏出生在嘉義一個傳統的小康家庭,父母雖然愛子女,卻不懂得如何表達情感,父親在家是沒有聲音的人,只專心在外賺錢養家,孩子的教養問題由母親全權處理。母親沒有太多社會經驗,孩子就是生活的全部,也因此她經常灌輸孩子「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教育理念。
 
       在嚴厲的母親眼中,好成績代表了一切,雖然在她嚴格的管教下,陳俊宏和弟弟兩人家教都還算不錯,但卻也因缺少人際互動,而不擅於溝通、表達情感,在學校與同儕相處也都很封閉,直到遇見班導師—許仁老師,才讓他明白什麼叫做「愛」。
 
       陳俊宏印象很深刻,國中二年級某天中午,他在教室睡午覺,老師走到座位旁邊拍了拍他的肩,把他叫到走廊上,等他睡眼惺忪地走到對方面前、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老師就叫他把手伸出來,拿出藤條連打了幾下,並接著問他:「你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不明究理的陳俊宏滿頭霧水,迅速在腦海中閃過所有可能:「老師不會因為成績不好打人,所以不是成績不好,但我也沒犯什麼錯,沒有被同學告狀或者被學校懲處??」思索片刻,陳俊宏還是搖了搖頭,不知道自己為何挨打。
 
       沒想到老師卻說了一個令他想都沒想過的理由:「因為我覺得你在浪費生命,每次下課時間,我就看到你在走廊上晃來晃去、無所事事,我覺得你的生活沒有目標,只是在浪費生命!」
 
       儘管對當時才國中二年級的陳俊宏來說,老師的回覆並不足以解答他心頭疑惑:「什麼叫浪費生命?不是很多人都是這個樣子嗎?我也不過就是這樣子啊?」可是當老師講完,請陳俊宏回到座位後,「接下來一幕,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覺得很揪心!」
 
       當陳俊宏走到教室門口,轉過頭竟發現老師流下眼淚!「我從來沒有看過我媽因為教訓我而掉過眼淚,老師跟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可是她看重的是我的生命??」老師的眼淚讓陳俊宏知道,自己被打並不是因為做錯事,老師不是因為生氣所以打他,只是因為心疼,所以才不得不出手教訓。
 
       「我也從那個老師身上知道說,我不過是她眾多學生當中的一個,班上五十五個學生當中的一個,可是她卻在乎我,那種感觸非常非常的深,這讓我可以感覺到,她真的是愛我的,這種愛是我在原生家庭裡面比較不容易感受到的。」直到現在,時隔三十多年回想起來,陳俊宏心裡還是很震撼。
 
許仁老師(左)是陳俊宏國二班導師,另一半陳啟愷校長(右)則是陳俊宏的生物老師,夫妻兩人投入教育工作多年,教過的學生不計其數,也和學生培養深厚情誼。即使畢業多年,陳俊宏幾乎每年都會撥冗回嘉義協同中學拜訪老師。(照片提供/陳俊宏)
 
       畢業之後,陳俊宏幾乎每年都會回學校拜訪老師,儘管當時教過自己的老師早已退休,帶過的學生也已不計其數,但每次見面,老師總是可以講出對陳俊宏在學校唸書時的印象,讓他深受感動,立志也要成為一名老師,「我真的還是很喜歡當老師,哪怕現在如果有機會可以去當老師,我還是會去,還是會覺得那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曾在中和國中擔任班級導師,也曾在南海路開補習班教書,陳俊宏共經歷了七年多的教師生涯,雖然時間不多,但他幾乎每天都泡在學校和補習班,全年無休地和學生膩在一塊,並時時勉勵自己,「在教書的過程中,可以像我的老師影響我一樣,只要能影響一個學生、改變他的生命,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捐血破兩千次的小儀式
 
       2008年金融海嘯,陳俊宏經營的補習班被迫停業,幾經考量後,透過普考分發至台北市政府環保局服務,目前負責空污相關業務。雖然沒辦法繼續做老師,難免遺憾,但他周末時間幾乎都在教會,也會在教會的大學團契擔任輔導,陪伴年輕學子們一起成長。
 
受許仁老師影響,陳俊宏(左一)從小立志當老師,雖然礙於現實考量,沒辦法繼續任教,難免遺憾,但他常在教會的大學團契擔任輔導,陪伴年輕學子們一起成長。(照片提供/陳俊宏)
 
       由於當兵及在學校教書那幾年,曾因時間喬不攏而停止捐血,陳俊宏明顯感覺到「穩定捐血的那段時間,身體健康或精神狀態,真的會比幾個月沒捐血的那段時間來的好!」到台北市政府上班後,得知一樓大廳旁就有捐血室,只要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就可以捐血,於是陳俊宏開始養成每兩週固定分離術捐血的習慣。
 
       ㄧ般而言陳俊宏都會選擇捐兩個單位的血小板。每次捐血前,護理師都會抽血檢檢測血小板濃度,陳俊宏坦言最近這一、兩年,有時會因血小板不足,只能捐一個單位的血小板,所以現在他都會在捐血前,抽出半小時運動,從七樓辦公室爬樓梯到十二樓,做伏地挺身,再上上下下爬幾趟樓梯。捐血前一晚也會控制飲食,雖然平時因為趕著上班沒有吃早餐的習慣,但捐血當天上午,他都會吃一碗粥,盡量保持身體健康。
 
       為了從生活中找到可以固定捐血的時間,陳俊宏會將捐血行程排進手機內建的行事曆,提醒自己盡量將會議錯開,也會記錄累積的捐血次數。採訪這天,是陳俊宏捐血1444單位,他自嘲自己有收集癖,「很多東西你想收集也不一定可以掌握的到,或是說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捐血只要身體健康,就可以持續去累積次數,有時候看到次數一直往上加,還是蠻有成就感的!」
 
       陳俊宏說,未來會捐血捐到不能捐為止,下一個目標是2000單位,雖然可能還要五、六年才能達成,但他也在規劃,等捐血次數累積滿2000單位後,要好好慶祝一下,當作給自己的小儀式,至於具體內容是什麼?可能要等到時間近了才知道。
 
陳俊宏捐血至今已過三十個年頭,累計捐血次數超過一千四百餘單位,對他來說,捐血不僅能救人,看著累計次數不斷增加,也是一種成就感!
 
在六年的教會學校薰陶下,陳俊宏(左三)從信仰中學習付出愛心,如今教會已是他生活的重心,週末也常和教友相約外出郊遊聚餐。(照片提供/陳俊宏)
 
瀏覽人數:167
最新異動時間:2021/12/0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