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愛捐血的海軍艦務長-徐譽齊少校
撰文/杜文靖
照片/總統府提供、台灣血液基金會提供

       107年9月3日是軍人節,正好在這天辦理了106年度績優捐血人代表晉見總統的活動,有35位的績優捐血人代表至總統府接受蔡總統的嘉勉;其中,代表捐血人致詞的,是代表團中最年輕的、僅34歲的女性代表-武夷艦少校艦務長徐譽齊。


武夷艦艦務長徐譽齊少校代表績優捐血人代表致詞。

       至總統府晉見總統是一項殊榮,自然是要特別重視,徐譽齊特別換上了海軍夏天甲式軍常服,一身雪白,在一群績優捐血人代表中格外顯眼,也顯出身為中華民國軍人的綱紀和榮耀。

       捐了627單位的徐少校,自95年從海軍官校畢業後,已服役了12年,其中有7年9個月是在艦艇上服務;好奇武夷艦的任務,徐少校很耐心的解釋,武夷艦是快速油彈補給艦,主要的任務是配合主作戰艦執行海上加油訓練,有著重要的日常任務。

       從小看著媽媽捐血、陪著媽媽捐血,耳濡目染之下,伸出手臂捐血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在左營就讀海軍官校的學生時代,放假時間固定,假日便養成固定捐血的習慣,最初是在高雄前金捐血室捐血,看到有分離術捐血這種捐血方式,便躍躍欲試,一試成主顧,開始了每2周可以捐一次的分離術血小板捐血。「其實我很宅的!放假嘛,就找個事情做做,捐血很好啊,可以幫助人,我就在捐血椅上滑滑手機、看看電影,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對於別人的生命能有一些幫助,這些都是小事。」徐少校這麼說。在家庭教育下,將捐血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弟弟也是固定的捐血人,平常把捐血當休閒活動,是平凡的日常,卻是美好的家庭風範。


捐血,是最簡單的救人方式,養成習慣後,一點都不麻煩。

       「除了捐血,我也做過骨髓配對,曾經在105年的時候,被通知到我的骨髓被配對到了,後來因為有另一個捐贈者比我更相合,所以後來沒有捐成。」徐少校平淡的說著這段,但卻散發出遺憾的氣息。徐少校伸出了捐血慣用的左手臂,有些扎針後的留下的光榮痕跡,不像一般女孩子的惜膚如命,反而說:「常有人說捐髓很痛啊、捐血很痛啊,我都沒想過這些,痛都是一時的,這些事的背後有更大的意義在!而且捐血是救人最簡單的方式,伸出你的手,針扎進去,血流出來,就能救一個人吔!多好!」「而且,看著紅色的血流到血袋裡,有莫名的快感,不,是成就感啦!」

       如同唸軍校的決定,「都聽人說唸軍校很辛苦,操練啊、紀律啊,但都是聽別人說的嘛,不自己體驗,哪裡知道是不是這樣呢?而且別人覺得辛苦,我未必也一樣啊!」

       在海上艦艇服役,女孩子總不像男孩子般事事方便,但對徐少校來說,絲毫不減身為軍人的責任感,常常都要過了12點才能準備休息,因為得看著每個該回來的官兵都在收假時間前回來了才能放心;遇上敦睦遠航,有時候幾個月才能返航,她印象中最遠到了馬紹爾,一個北太平洋的群島國,這也是一般人未能有的經驗。「我曾經看過三隻殺人鯨呢!海豚已經看太多,但殺人鯨很特別吧!」「在海上,沒有光害,在一片漆黑的夜裡,滿天星斗,真的是滿滿的星星,這就叫做星幕!」聽著徐少校講著海上的故事,雖然有些羨慕和幻想,但更多的是佩服。

       服役期間,約1~2年就必須進行職務輪調;先前待過陸軍第十軍團擔任聯絡官的職務,當時在新社,所以就會到台中地區的捐血室捐血,「因為三民捐血室最好預約,所以後來都習慣在三民捐血室捐分離術!」「當艦艇停泊在蘇澳時,那附近沒有能捐血的地方,我就騎30分鐘摩托車到宜蘭捐血站捐血!」家住在中壢,回家時也會就近在中壢捐血室捐血;她說到處捐,也能在不同的捐血地點感受一下各地的服務。目前在武夷艦已服役1年8個月,也許不久的將來又必須調任其他單位、其他城市,但是捐血仍是不變的職志;手臂上捐血的針扎傷口就像救人使命的紋章,就像身著海軍制服一般,是保家衛國的榮耀,更是對自己的堅持!


106年度績優捐血人代表徐譽齊少校與蔡英文總統及陳菊秘書長合影。

瀏覽人數:9896
最新異動時間:2018/09/0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