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栢光明雲淡風輕,隨緣自在的人生觀
採訪撰文、攝影/周永悅
 
  在捐血室看到栢光明,採訪時聽著他的聲音和談話的內容,就覺得人如其名,是個很光明正向的人,連捐血的歷程,也是很隨緣自在的。
 
  今年60歲的他,和捐血結緣是在將近30歲的時候才開始,當時從事科技業,公司的員工福利委員會和新竹捐血中心有合作,每兩、三個月會派捐血車到公司;民國81年起因為有同事約著一起去捐血,次數才又恢復得較為頻繁。
 
  有一次偶然經過228公園的捐血車,他想到自己好像又可以捐血了,而現場排隊等候的人也不算多,臨時起意就上車捐血。護理師建議他之後可以去南海捐血室捐,這才漸漸讓他正式的將捐血變成了生活中的固定模式之一,直到現在。
 
每兩週一次的捐血,是栢光明最有歡喜心的時候。
 
念舊的栢光明還留著許多年前手工登記的捐血卡(照片提供/栢光明)
 
靠毅力忍受許多捐血時的不便,只為能幫助別人
 
  當然他也曾經歷過血小板分離術要兩手插針的時期。說到這裡,他還是笑咪咪的回憶當年;年輕時的他,血小板可以捐2倍,因此捐血的時間長,動輒都是100分鐘起跳,如果過程比較不順,有時甚至得超過兩小時。夏天還好,到了冬天就異常的折磨;天氣冷容易想上洗手間,就算是捐血前喝水量有控制,也都先去上過洗手間了,由於捐血時間實在太長,加上早期分離術捐血機器設備並不像現在這麼先進,只要一上機,兩隻手就不能動,否則很容易讓機器發出警告的鳴叫聲;需要抓癢時、或因久坐而後背痠痛時,需要請護理師幫忙也很尷尬,這冗長的過程真的十分煎熬。還有當時因為一隻手出(血出去的感覺是熱的)另一隻手進(打了抗凝血劑再回身體裡是冷的),一熱一冷的感覺尤其不舒服,這也是另外一個需要毅力堅持。
 
       在捐分離術的前期,他的身體反應也比較大;捐全血時,就只是有些許疲憊感,口渴的感覺較明顯,但很快就克服了。但捐分離術後的不舒服,他卻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後來護理師推測可能是抗凝血劑的作用,建議他吃鈣片;早年的鈣片都超大顆,硬又黏牙,吃完又得喝很多水,所以他苦笑著說,他每次捐分離術都在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去上廁所之間煩惱,還好後來機器設備逐漸升級更新,就不再需要為此感到苦惱了。但這些不方便,除了現在回憶起來,是一段有趣的往事,也更讓他覺得能這樣幫助需要的人,有多麼的重要,再怎麼不便,他都要忍住,才能讓這兩週一次的善舉變得有意義。
 
運動重訓保持好身體,才有能力捐血助人
 
  半退休狀態的栢光明,近一兩年的運動從之前的跑步漸漸轉移至肌力的訓練。由於年紀的關係,他認為練好自己的肌耐力是根本且重要的。現在他和太太一週會去健身房的肌力訓練班2-3次,著重在定時並規律的運動,如果身體狀況準備好了,他也期待自己能試著再開始跑馬拉松。
 
  因為個性隨和也隨緣,栢光明對人生中的許多事都是平淡的看待。從第一次捐血開始,他一直都是抱持著「能捐就捐,不能捐就不強求」的態度。許多年前,他曾經遇過一位捐血的前輩每次總是很堅持的要捐2倍;如果當天檢驗結果無法達成捐血,他寧可選擇隔天再來。他很欽佩這位大哥的心意,但他自己的想法是隨遇而安,現在固定兩週一次的分離術捐血他捐得很有歡喜心,只要想到能幫助到別人,心裡就很開心了。這樣雲淡風輕的人生觀,也是讓他總能笑臉迎人的原因吧!
 
有正向光明的人生觀,讓栢光明臉上總是掛著笑容。
 
 
瀏覽人數:838
最新異動時間:2021/12/22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