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屏東捐血站—一個兼具熱血與人文的應許之地
攝影、撰文/陳天福
 
素雅燦爛的奇幻國度

  屏東,對於在高雄長大的我,是個該怎麼說的地方呢?距離不比每次搭車得要三個小時才能到阿公阿嬤住的嘉義東石鄉下要來的遠,可也遠遠超過陪著媽媽跟前走後搭公車才能到的了的鳳山市場所能想像的距離;不遠不近,可是更充滿異鄉情調,因為搭上火車過了鳳山之後,彷彿就是另一個世界,從小小的眼睛裡看出去火車窗外的世界,每一種景色的變化都能激盪不已。
 
  高雄是個沒有河流流經的城市,唯一的一條愛河也不過就那麼走個幾步就能跨越,但是前往屏東卻是要火車快飛火車快飛的歡唱著歌曲,跨越長長一個接連一個的橋拱鐵橋才能到達的地方,就像是哈利波特必須穿越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前進霍格華茲一樣的美妙。高屏溪是充滿危險的偉大航線,河岸兩旁綿延的雜林是魔法迷幻黑森林,三合瓦窯的紅磚樓也變成了囚禁王子公主的大城堡,只要抱持信心能勇敢穿越,那麼就可以到達另一個奇幻的國度,那裡的樓房不那麼高聳,但是更有古代的氣味,灰樸的洗石子外牆有獨特的陰森,雕花的鐵窗從孩子的眼中看過去,彷彿裡面充滿著各種寶藏,低調但是有無限的空間;路上來往的車不那麼多,街道相對也比較窄,可是卻有另一種小而精巧的微妙,走在路上時間彷彿也跟我一樣,一步步慵懶的慢慢前行探索,就怕遺漏了什麼。



  一直要到上高中的時候,對於屏東的認識才更多了一點,主要還是來自於班上那些每天需要火車通勤的同學穿針引線的串連,讓那小時候像是遠的要命的王國感覺近了一些,但是那奇幻的印象還是揮之不去。那時候搜尋引擎以及IG還沒問世,寫報告時任何文字資料都還得需要依賴跑圖書館閱讀紙本印刷,照片也只能親臨現場才能拍到,所以每一趟需要走出教室的指定作業都像是遠行壯遊,是段考結束的下午,也許是暑假還不需要上研習課的期間,同學三五好友買一張最便宜的藍皮火車,印象中的座椅顏色還是綠油油的像是郵差送信的打檔車,依舊的火車快飛,省下手中的零錢為的就是多了幾十元可以好好飽嚐屏東夜市眾多的美食老字號,淋上肉燥的滷肉飯醬油的香氣硬是多了一點太陽的溫暖,吃進嘴裡也甜滋滋的帶有空氣裡的蔗糖香。


  思緒拉回現實,應著捐血中心之邀,我重新踏上許久沒有到訪的屏東,這次是要介紹屏東捐血站,一出站在屏東工作的朋友早已在外等候,周邊商圈美食依舊,但火車站已不同了,嶄新的兩層樓式建築巍巍聳起成為在地的新地標,新的高架軌道劃過天際線,也讓屏東高雄更加緊密,串聯成為30分鐘生活圈。
 
  下了火車第一站先來到的是車站旁的慈鳳宮,這是屏東在地最大的媽祖廟,阿猴媽祖的美名清楚地展現了這座廟宇悠久的歷史,阿猴是屏東市的舊名,屏東市現存的史蹟當中,慈鳳宮的「慈鳳宮橋碑」碑文上銘刻乾隆十六年(西元1751年),以此做為起點,除了入境問俗祈求採訪順利之外,最重要的是這區域也可說是屏東地區最早的聚落之一。
 
  屏東市中心並不大,政府部門、大學、百貨公司、文教中心,幾乎你想得到的主要機關都可以在三十分鐘內到達,也因此推薦初來乍到的朋友可以選擇用最緩慢單車鐵騎的漫遊方式,免得你一不小心就錯過一路上的美好風景,屏東有規劃良好的公共腳踏車P BIKE,而距離火車站最近的租借點就是在慈鳳宮旁的唐榮國小,只要持有一卡通,半天的時間不超過一百元,你就可以從捐血站為中心點,開始好好漫行這個南國之都。


熱血溫馨的鄉里社交中心

  屏東捐血站離火車站腳踏車單程大約是二十分鐘左右,捐血站的位置決定捐血人的組成樣貌,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跑過幾個捐血室,我發現如果捐血室如果位於人潮聚集的地方,那麼學生的比例就會相對高,如果說是遠離大眾運輸工具的地點,那麼捐血人也就得專程開車或者騎機車來捐血,屏東捐血站的地理位置正好就是後者;這個有著植生牆的綠建築沒有鄰近市中心,但是停車方便,除了有個大型的專屬停車場之外,對外也是八米以上的大馬路,整個立面舒適寬廣,前方庭院有個小巧迷你的花園,當中的淙淙流水也替炎熱的南都帶來幾許清爽的涼意。交通的限制讓屏東捐血站更顯僻靜,捐血者的年齡也都偏高,普遍超過35歲以上,且大多都是跟捐血中心長期往來的熟客,熟客的好處是不需特別招呼就有種親切感,往來熱絡了反倒讓這個地方有了不一樣的風貌。
 

  簡單表明來意後,護理師親切的引導我們入內,進入裡面捐血區,已有等候捐血的民眾三三兩兩坐在休息區等候,終年如夏有著太陽城美名的屏東,說實話,即使你是在地人,十點過後到兩點中間太陽的熱情,也很難讓人吃得消,你很難確認捐血者究竟是因為胸腔的那股熱血促使他們進來捐血,還是血液中無法消散的熱氣讓人下意識不得不得被門口的綠綠蔭蔭吸引而來;但無論是哪種原因,都讓這個地方有一種吸引人走近的熟悉感,似乎是走著走著就想探頭進來看看感受一下,屏東捐血站不同於其他位於鬧區的捐血點,這裡更有著社區中心的感覺,護理師笑著說,這份工作根本就是服務業,中午時段還比上下午人更多,因為有不少人是中午出來用餐順便進來吹冷氣,但也因此常常有人不耐等候大發雷霆,為的是怕趕不上下午上班的時間,面對這樣的現象她們自有應對的一套妙法,除了一句真誠的感謝與帶歉意的抱歉,現場其他等候捐血的人都會神救援,主動讓趕時間的人先捐同時協助幫忙安撫,不一會再怎麼急的人那躁性也就消停了,也因為這樣的良善互動,捐血站和這些人像是街訪鄰居一樣熱絡,不同於都會區的快速淡漠,來捐血的人偶爾也會帶上自己自家種的蔬菜瓜果,來這就像走親戚一樣的勤。


  除了捐血的時段不一般之外,這裡的捐血者也因為地理跟歷史的緣故造就了多樣性的面貌,裡面有皮膚黝黑的原住民,操持獨特口音的新住民,還有屏東六堆的客家人,早期遷居於此的閩南人以及眷村第二代,不同膚色的人種,但同樣都有著奉獻熱血的心意,為什麼將近二十萬人的區域,卻有這麼多不同的族群?
 
多元族群的共存共榮

  根據史料記載:「屏東市舊名『阿緱』或『雅猴』,原為平埔族阿猴社的故地。大約在1684年(清康熙21年)漢人移入,乾隆年間出現了市集,時稱
瀏覽人數:3598
最新異動時間:2020/01/21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