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台醫療聯盟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更多期刊
捐血是熱忱,是溫暖,也是社會服務-羅百良
撰文/林容琪
照片/羅百良提供、林容琪攝
 
  捐血超過30年,翻閱羅百良豐富的捐血記錄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每隔幾年他會在不同的捐血室捐血,而這些時間點都落在捐血室剛成立之初;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捐血多年的他早已和護理工作人員培養出如家人般的情誼,只要有新的捐血點開張,護理師因新據點而調動,接到護理師的來電邀約,總讓羅百良倍感溫馨,「到新定點捧場會會老友,捐血兼串門子」,這也讓他有機會走訪各捐血點享受不同特色的捐血風情。
 
  說起第一次捐血的經驗,羅百良說,18歲讀軍校時期,知道有捐血車要來學校,還興高采烈的回家跟爸爸說要去捐血,沒有想到當時是西藥房藥劑師的爸爸不贊同地說「笨小孩,血液那麼寶貴,怎麼可以捐出去」,他回想當年的起心動念,那是在民國70幾年無償捐血的風氣還沒有那麼盛行的年代,因為看到宣傳知道了在血源不充裕時,家屬需要用血有捐血卡就可優先領用血液,他想拿到這張「救命卡」,再加上當時在軍中捐血還有榮譽假,抵不過這兩個誘因,最後他瞞著爸爸完成了第一次捐血。
 
  「別人沒有而自己有。」那份幫助人的成就感和榮譽感也是一種肯定,但最讓羅百良感動的是在捐血後會收到捐血中心寄來的用血感謝卡,「真真實實的感受到自己真正幫助到他人,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對的事」。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部隊裡一名長官的太太生產時發生血崩,當時在聯隊裡接到緊急電話通知,號召A型血的人捐血救命,當下他也自願加入救援行列,車子將他們載到軍醫院,40多位軍中的弟兄領了血袋坐一排,一隻手伸出來讓護士為他們一個個扎針,另一手則是要自己拿著血袋搖著,那時緊急上陣捐血的畫面一直留存在腦海裡。經過這個事件後,他心想,若是發生在一般民眾身上,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這麼多的人來捐血救命呢?沒有很多錢可以捐出來,但可以用健康的身體,盡我的能力給需要力量的人,也因此他有了持續捐血的心念。
 
羅百良的熱誠款待深得顧客的心。
 
  民國92年因緣際會之下,羅百良來到花蓮遠雄海洋公園工作,由於之前在外商公司累積了10年營運管理的經驗,讓他在此一展長才;他也幸運地在好山好水的這塊花蓮淨土遇見生命中的另一半,異鄉遊子也正式在花蓮吉安定居落腳,他的捐血基地也從台北移師到花蓮。目前在花蓮遠雄悅來大飯店擔任工程部科長,儘管工作忙碌也常要到外地出差,他仍將捐血視為重要的事,都安排在計畫裡,即便有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時候,但再忙他也會擠出時間來捐血。
 
羅百良利用到台北出差之餘特地到關渡捐血室捐血。
 
  提起對捐血這件事的看法「太太怕針不敢捐,這是不能強求的,不會特意去勸導遊說」、「也不會去想自己要影響多少人來參與,就先從自己的家庭開始做起。」已是三個孩子爸爸的他,對孩子的教養首重良好的生活習慣,大人的生活作息也是配合著孩子晚上9點半就寢,早上6點起床,他常跟孩子們說「有健康的身體才能去完成想要做的事」,認為規律的作息也是自律能力的培養,讓他能維持多年來持續捐血的好習慣。為讓孩子從小就知道健康的重要,羅百良也時常帶著孩子們去捐血,從生活中帶領孩子去接觸、去感受,讓健康捐血的觀念深植在孩子心中,在不久的將來,期望孩子們也都能加入捐血生力軍。
 
有愛的一家人。
 
  愛家愛孩子的羅百良,也有著服務他人的熱誠、與樂觀正向的人格特質,除了捐血公益,也跟著孩子參與學校家長會組織,協助學校推動各項活動,擔任自己孩子學校的家長會長,陪伴孩子一起學習成長,為孩子們及家長服務「全校的小孩,每位都是我們的寶貝」羅百良說。
 
  值得一提的是,羅百良在花蓮遠雄海洋公園任職期間,曾在「2007年第五屆的《遠見》服務業大調查」,接受神祕客稽核,被評核嚴選出印象最深刻的十個天使服務其中之一。他的「顧客優先,客人權益比收益重要」的服務態度大獲好評與讚賞,因而被稱為「服務達人」。也曾受邀至花蓮捐血中心的員工服務禮儀訓練課程中擔任講師分享他的服務經驗。
 
  「認真做就對了,不可以偷懶喔!」是羅百良的LINE狀態心情小語,是從事服務業,以服務為榮的他,時刻地提醒自己,激勵自己「不管是在服務時、工作時或在捐血時亦如是,都能盡心去完成,認真投入在每個當下」,最後,他也為自己捐血下一個註解「捐血是熱忱,是溫暖,也是社會服務。」
 
瀏覽人數:700
最新異動時間:2020/01/0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