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捐血到台東,感受純淨的美好
攝影、撰文/TIFF

台灣最後一塊淨土
       有人這麼說,台東是台灣最後一塊淨土。事實上這樣的說法並不完全正確,在這裡,造物者從不吝惜賜予她豐美濃郁的色澤與驚人的豐沛力量,後山的天寬地闊讓不少來自忙碌都市的遊人過客,特地前來找尋身心靈的平靜與喘息的空間,但很可惜的大部分遊人往往行色匆匆走馬看花,忽略了這塊土地上光亮背後那種陰鬱的暴烈,以及暴烈當中之安好靜美。

       如果你喜歡日本文化,不難發現日本和室中通常會有一個內凹的空間,稱之為凹間或是床之間,不顯山不露水的妥適安存於內,主要由床柱、床框所構成,渾然天成的成為房間的一部分;對於有信仰的人,這是神壇或是先人遺骨安座的位置,由於是神明居住的神聖領域,因此也稱為神之間,被視為整個房間當中最重要的精神核心。當中會特意放置書畫或是花藝,除了是心靈休憩神遊的領域,無形中書畫置物也呈現居住的人心中重要的生活哲學。

       對我而言,台東捐血站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內凹於台東四維路內的台東捐血站,外觀並不特別顯眼,建築構面也不直接緊鄰主要幹道;也因此,對於初次到訪的人需要來來回回個幾趟,才能發現它的存在。但這樣的一方空間,卻一直默默守護著東岸人民。

台東存在著既迷人又殘酷的現實
       如果將台東市比擬為台灣東南角落的心臟,那台東捐血室無疑是這顆心臟的竇房結(Sinus node,是心臟裡一個大約花生大小的組織,又稱為節律點,是正常心跳的產生部位。),一棟蝸縮在角落的四層樓灰白色洗石子建築,正是維持後山醫療用血正常運作的關鍵核心。目前旅居台東的我,在有餘裕的時候,會前去造訪這個不大但僻靜寬敞明亮的空間來進行將近兩個小時的血小板分離術捐血,除了強迫給自己兩周一次一段無所事事、讓自己歸零的時間之外,也是另外一種私心的、一個外來宿客回應這片土地,一種極為私密幽微的交流;是的,我的身體的一部分將代替著我,在這片土地上存在流動著,即便未來的我可能離開,但我也仍為了這土地盡過一份心力。

       秋收後的某個周一,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到台東火車站等待第一班開往台北的普悠瑪列車,尚未天亮的車站秋露極濃,相對後方聳起的四格山,地勢較低的車站大廳聚積了不少涼意,距離出軌事故後不到一個月,車站仍有許多候車旅客穿著冬衣等待首發車的到來。

       「新聞不是說很多人退普悠瑪的車票嗎?怎麼車票還是這麼難買?害我要這麼早來排第一班車回去台北。」聽到自售票窗口傳來的旅客抱怨聲,看著她拖著度假用行李箱的身影,我不禁發自內心深嘆一口氣,又是一個不理解台東的山前人,通過驗票閘口,空曠的開放式月台益發寒冷,我曲身坐在月台的候車椅上,突然自身後傳來一陣溫暖的問候。

       「Tiff,你怎麼在這裡?」聲音發自經過我身旁的一名旅人,原來是我過去在高雄的朋友,我知道她的老家在大武,在這遇到自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為何是在這時間點,畢竟這輛五點的首發車是自台東出發直達樹林,若她是回大武老家,理應是搭乘南迴列車到達台東再轉搭之後往台北的車才是。

腦海正思索著為何朋友就主動開口了:
「我這個月每個禮拜都會回台東,就想說會不會剛好在台東遇見你。」
「你不是住在大武嗎?怎麼會出現在台東?」
「唉,我爸出車禍,現在住在台東馬偕。」
「你爸怎麼會出車禍?」
「他腦溢血摔車,還好是在村子口就被發現,派出所第一時間馬上連絡台東馬偕,還動用警車開道,一路從大武飆到台東緊急開刀,現在我每個禮拜都回來照顧他,好讓我媽可以休息一下。」

       台東的醫療不只服務在地的人們,鄰近鄉鎮的居民,在緊急時刻仍然需要台東的醫療奧援。

       若要簡單粗略的畫出台東地圖,可以用黑筆先畫出一個小寫的y,然後在右方加上兩點,就像是這樣(y:),右邊較長的一筆/,右上半段是台十一線-又稱海線,左下半段是台九線南段,也就是所謂的南迴線,而左邊比較短的則是花東縱谷的南端,是台九線在台東的北段-也稱山線或縱谷線,三條路線的交接處就是台東市,右邊上面的點是綠島,右下的點則是蘭嶼,在y的左側塗上深綠色,那是中央山脈南端東側,上面三角空白處請塗上淺綠色,那是海岸山脈南端,右側y與兩點之間請依序塗上三道不同深淺的藍,這就是台東人日常眼中看見的太平洋。

       這樣的單純的示意或許可以讓後山人口中的山前人,也就是西岸的朋友大略了解整個台東的相對位置,但不能忽略的是台東也是全台灣面積第三大縣,僅次於花蓮縣、南投縣,面積3,515平方公里,是台北市的13倍大,也是全臺灣海岸線最長的縣,剛剛你所畫下右側的那條黑線,事實上長達176公里,那塊淺綠色的海岸山脈,則是最高與最低落差1,682公尺,更不用說那塊深綠色落差達到3,668公尺。

       意即從大武鄉到台東市將近60公里,自強號需耗時將近一小時,開車也需要將近一個半小時,前提還是唯一的一條交通要道南迴線沒有塞車,加上東部上上下下的大坡小崁,以及分分秒秒逼近的黃金四小時的時間壓力,平安交到醫生的手中再躺上手術台,就可能因為交通阻隔導致延誤就醫,枉送一條寶貴生命,其中也包括離島返台後送的重症鄉親。

       這就是台東既迷人又殘酷的現實,為什麼票那麼難買呢?因為台東除了火車之外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公路耗時又曲折,機票昂貴更讓人無法經常搭乘,也難怪習慣有多種交通選擇的北部旅人,會以為出軌事故過後票會大量釋出的可愛幻想。朋友的父親能在第一時間被發現及時送醫,真的是福大命大,但也同時點出了台東整體醫療環境的艱困現況。

每月1,600袋的醫療用血
       目前整個台東縣常住人口大約22萬人,扣除居住在交通相對便利的台東市及周邊的10萬人,仍有將近12萬人散居在山線、海線與南迴線各處,如何補足這些地區人民的醫療需求,除了是需要依靠政府部門的努力,也同樣考驗著台東地區唯一的血液提供者-台東捐血站。


台東捐血站入口意象與台東捐血站站長江宜勳

       台東地區每月約需要使用1,600袋的血液,除了提供台東市的馬偕醫院、基督教醫院、衛福部台東醫院、聖母醫院與榮民總醫院等幾家大型醫療院所外,還包括了山線地區的慈濟關山醫院,海線地區的衛福部台東醫院成功分院;大武尚在興建中的南迴線緊急醫療照護中心,未來也將加入地區醫療網的行列。該如何讓血庫保有充足的血量呢?這是台東捐血站的站長江宜勳每天一睜開眼就在思考的問題,一本本密密麻麻手寫的名字及電話與聯絡方式,正是這個問題的最終解答,透過每次捐血都細心地留下對方的聯絡方式,組織通訊軟體的群組,透過電話與LINE定時通知,隨時靈活抽替補位,讓血庫隨時都能持盈保泰。

       這天又是捐完血小板的日常,離開前給自己一杯熱咖啡慢慢放空,捐血中心除了有一般常見的點心飲料提供捐血者補充營養之外,另外也有一台現磨咖啡機提供給捐血者,腦中響起的,正是來自東岸花蓮以莉.高露溫柔綿密的歌聲:

  &nb
瀏覽人數:5148
最新異動時間:2019/01/05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