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沈鍾豐輝捐血數十載,對捐血的熱情藏在點滴細節中
 
採訪撰文、攝影/蘇曇
 
       退休前長年擔任日商主管的沈鍾豐輝,不笑時身上便自然散發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說話時習慣深思後才會開口的他,在被問到幾十年來為何願意持續捐血時,只淡淡地說:「因為第一次捐血後感覺不錯,就持續捐下去了。」
 
       提起第一次捐血,沈鍾豐輝回憶道,其實他的第一次捐血,並不是集點卡上紀錄的三十多歲那時,而是在馬祖當兵的時候。有一天,同袍出了意外,需要大量輸血,隊上許多人都自告奮勇、挽起袖子說要捐血,他自然也不例外。首次捐血後,他意外地發現捐血並不可怕,甚至感覺還不錯。這份對捐血微弱的好感,持續到他三十幾歲,某天路過捐血車時,他想,捐血不是什麼壞事,感覺也不錯,不然就去捐一下血好了。
 
       這一捐就是幾十年,他每年固定捐500cc的全血三次,捐血也就這樣自然而然地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
 
沈鍾豐輝身體硬朗,70歲仍保持打桌球的習慣。
 
       沈鍾豐輝說,自己本來就是身體十分健康的人,持續捐血對他毫無難度;在提及捐血對他的意義時,他也僅是稀鬆平常地說,看到血庫告急,他就特別有動力要來捐血,平時除了捐血,也在社會局當志工。而被問到自己收到過的捐血感謝狀與參加過的表揚時,他則一臉無所謂地說,他覺得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不重要。
 
       但情緒始終不太外露,讓人多少感覺有點嚴肅的他,說到雖然他覺得那些感謝狀不重要,孩子們卻總會幫他收集起來放在電視機旁邊,讓來到家中的客人都能看見時,眼中還是流露出了些許笑意。
 
       話匣子打開後,沈鍾豐輝熱心的一面就一點一滴顯露了出來。在提到太太學佛時,他認真分享,感覺佛教徒因重視行善做功德,和捐血救人的概念很有共通語言。他更熱心建議,寺廟辦活動的時候,或在寺廟某些進出頻繁的門口,如果有輛捐血車,或許募血效果也會不錯?雖然都是些初步的想法,他卻也十分認真地幫忙設想和分析。
 
       採訪的最後,沈鍾豐輝依然冷靜地說,在知道70歲不能再捐血後,他有請教過他打桌球的球友,對方是一位醫生。他問朋友,台灣現在整體這麼健康、平均壽命這麼長,70歲以後真的不能再捐血了嗎?朋友跟他說,這因人而異,像你還很健康,可是有些人已經很虛了啊。最終在聽過朋友的解釋後,沈鍾豐輝也只好釋懷。
 
       直到離去時,他沒說過任何一句捨不得,但從他最後的分享、提供的熱心建議,以及眼中偶然閃過的笑意中,還是能深刻地感受到這位逾齡捐血人對捐血的情感。
 
沈鍾豐輝參加112年度台中捐血中心舉辦的「逾齡捐血人感恩會」,席間雖然淡然,卻仍流露出對畢業了無法再捐血的不捨。
 
瀏覽人數:287
最新異動時間:2024/01/1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