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樂於捐血布施,黃季鄉行善最樂
採訪撰文、攝影/蘇曇
 
樂於分享捐血經驗的「捐血大使」黃季鄉
 
       在台中捐血中心參加「逾齡捐血人感恩會」的那天,黃季鄉是坐公車來的。在公車上,坐在司機後面的她,聽司機和前座的年輕學生斷斷續續聊著天,於是在下車時,她也快樂地對那個年輕人拋下一句:「以後你到了可以捐血的年齡的時候,記得趕快去捐血!」還用手比了比自己下車的站牌不遠處的捐血中心,然後才輕快地下了車。
 
112年度台中捐血中心舉辦的「逾齡捐血人感恩會」當天,黃季鄉與企劃課長陳家綺合照。
 
       黃季鄉退休前是夜校老師,每當上課時講述到相關的內容,比如助人、比如醫院,她就會順勢和學生分享自己長年捐血的經驗,期待能在學生們心中種下一顆「捐血助人是件快樂的事」的種子。平常,信仰佛教的她也會時常和師父及師兄弟姐妹們分享捐血做功德的好事,成功讓許多人也開始嘗試捐血。當然她更不忘時常和學校的同事以及家中父母姐妹、丈夫或孩子分享捐血經驗,儼然是個「捐血大使」。
 
從「愛上捐血」到「想捐血卻遲遲無法再捐」
 
       黃季鄉回想自己初次捐血,似乎是在十八、二十歲那附近。因為在電視上看過廣告,覺得捐血助人很有意義,因此當她某天偶然經過捐血車時,便生出了想要捐血的念頭。當時願意捐血的人還不多,但她想的是,爸媽年事已高,未來說不定會有需要輸血的時候,到時候如果遇上缺血,親人有捐血紀錄就可以優先用血。「孝順」就這樣成了她最初的動力,讓她就此和捐血結下不解之緣。
 
       「我不怕針,也不怕抽血。看著針扎下去,血液被抽出來,那瞬間我覺得我的身體變得好輕鬆。而且很舒服,非常舒服,真的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和沒捐過血的人想像的完全不同。」黃季鄉分享自己捐血的經驗時,滿臉笑容地說。
 
       被問到如果有人會怕抽血,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可以給他們時,黃季鄉想了想,認真地說:「我覺得最方便的就是你閉著眼睛,都不要看。因為護理師會跟你說接下來每一個動作要做什麼,其實這樣就很讓人安心。有些人會怕血,他不看,他看旁邊轉移注意力,但是旁邊的人突然表情不對,皺了眉頭、咬了牙什麼的,結果他自己也被嚇到。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閉上眼睛,不要看就沒事了。」
 
       第一次捐完血後,黃季鄉發現不僅一點也不可怕,還可以幫助別人,讓她非常願意繼續捐血。但年輕時的她,身體並不好,常常因感冒生病、血色素不足等原因而無法捐血。每一次看到捐血車,想到自己的感冒還沒好,還在吃藥不能去捐血;或是病好了,但身體還很虛,去驗了血色素都不及格,又不能捐,總是讓她頗為失落,只能一直記掛著這個難以完成的心願。
 
樂於捐血布施,特地北上做分離術捐血
 
       出社會工作後,黃季鄉因為信仰之故改為吃素。說來奇妙,開始吃素後,她的身體狀況大幅改善,人變得精神多了,病痛也變少了。從那之後,她又快樂地重拾規律捐血的生活。中間除了一次因為想改吃全素而不吃蛋,血色素不足外,後來都很順利。發現不吃蛋會有影響後,她便不再強求要吃全素,只為了想要繼續捐血。
 
       當時黃季鄉每年都會捐滿次數,後來知道有「分離術捐血」這回事,無須間隔三、四個月,只要相隔兩週就能再捐。當時台中還沒有相關設備,她便興沖沖地從台中坐車去台北做分離術捐血。
 
       「雖然有點遠,但是那個捐血點就在捷運站附近,一下子就到了,很方便,環境也滿舒服的。當時做分離術兩手都不能動,一次就要快兩個小時,但還是很多人在等,隊伍排得很長,有一種大家都有志一同的感覺,覺得特別好。」
 
       雖然交通費要花不少錢,但黃季鄉仍然數次特別搭車去台北捐血。這樣的日子,因為後來分離術捐血體重上限的修改而中止了。原先體重50公斤以上就可以做分離術捐血,後來修改為60公斤。「我有努力過,努力了好幾年,但就是吃不到60公斤。後來想想,以我的身高,吃到60公斤可能也不太健康,才放棄了。」
 
       有佛教信仰的黃季鄉提到,佛教中重要的修行行為之一,稱為「布施」,無論是給予需要的人金錢(財布施),還是在精神上宣揚對他人有好處的理念(法布施)等都是布施,她高興地說,將血液捐給需要的人,這樣的布施既很簡單能做到,又非常有意義。
 
       至於談起捐血這麼多年來參加表揚的經驗,黃季鄉打趣地說:「我去參加表揚,是因為我很好奇都是哪些人在捐血?想看看我的同伴都是哪些人?」
 
       「有一次我看到一位捐了一百多次血的人,那時候我才幾十次,覺得好羨慕。去參加表揚以後,更有動力繼續捐血,因為我也好想追上他。同時也會覺得,嗯,自己能做的事還很多,我可以持續再加油,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鼓勵。」
 
想幫助別人的心不變,就會找到可以做的事
 
       就這樣,樂在其中,自然地去做,不知不覺黃季鄉捐血也持續捐了四十幾年。今年七十歲,她說:「想到以後不能再捐血了,會有一種『哎呀以後要畢業了』的捨不得的感覺。」
 
       但是,想要幫助別人、為別人服務的心沒有變。從還在教書時就時常當志工的黃季鄉,從科博館開館前就在那裡當志工,至今仍在,已經成了科博館的元老級志工。相信今後,她也會繼續在她可以貢獻力量的某處,帶著一貫的親切笑容,繼續「為民服務」吧。
 
身體好就繼續做志工服務社會,無論是捐血或助人,黃季鄉都樂在其中。
 
瀏覽人數:246
最新異動時間:2023/11/15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