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110年晉見總統捐血人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回首捐血之路
撰文、照片提供/李榮欽
 
       趁著自己頭腦還沒有退化之前,回憶一些年輕時候的經歷,做為人生的第一次,想想就來寫「捐血」吧。就在那一年,剛好是十八歲生日過後的我,某天突然接到朋友的電話,告知他家人患急病住進了醫院,需要大量輸血,剛好我符合血型,我沒有徵詢家人的意見,就一口答應了,就在當天下午,與另外兩位朋友,一起前往台北的榮民總醫院。
 
       我們三人都沒有捐血經驗,另二個朋友更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血型,到達醫院後,首先就要驗血型。結果,只有我和其中一位朋友是B型,適合病患所需。一位護理人員準備為我進行抽血程序,我主動伸出左臂,因為我是個右撇子,主觀地猜測手臂在捐血後不宜做粗重工作,因此我決定以左手臂捐血。那時護理人員作好準備後,就用沾了消毒酒精的棉花球,在我左臂擦了幾下,然後把採血的針頭慢慢地插進去。
 
       當時的我也沒感覺到疼痛,還天真以為先前的棉花球含有麻醉劑,事後才知道根本沒有局部麻醉這件事。反正也不感覺到痛,也沒追問;但是,另一個問題出現了,我想應該是該護理人員的失誤吧?因為我發現只有極少量血液流入血袋,感覺血液從手臂到血袋是靜止不動的,也就是血液沒有持續流出,同時在手臂扎針的位置,看見皮膚下有少許範圍呈現紫色,應該是淤血吧,護理人員立即為我拔除針頭,並說可能沒有扎對血管,幸好及時發現,才不致出現嚴重結果,但那時我的左手臂已感到輕微麻痺了,護理人員說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復原。
 
       雖然發生了這個小意外,並沒有讓我退縮,為了幫助朋友,我毅然伸出右臂,讓那護理人員再來一次,真的感謝菩薩!感謝上帝!這一回過程順利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捐血助人,也終於完成了。事後,我左右臂上都有一小塊止血膠帶,心情既興奮又帶點忐忑不定,終究是第一次捐血,不知道對身體會有什麼影響。
 
       在短暫休息期間,我和另一位一起捐血的朋友,喝著醫院提供的牛奶餅乾,算是補充水分和營養,聊著聊著,令我驚訝的是這朋友還差幾個月才滿十八歲!離開了醫院,我步行到公車站牌搭公車回宿舍,一路上儘量放鬆心情與腳步,不敢過於消耗體力,但仍感到輕微頭暈,也許是心理作用吧。
 
       回想還記得我捐血時的早期,台灣還存在有償捐血(有捐血卡家屬有免費優先供血權) ,當時我阿嬤開刀時就是用我的捐血卡,那個年代還會告訴你誰用了你的血,讓你有某種救人的真實感來鼓勵捐血。我還記得我曾經收過捐血中心的感謝函「您的熱血已於某年某月某日用于病患身上,感謝您...」之類的通知書,後來就這樣持續了幾十年不間斷的捐血到今天,真的也就剩下這一點點的第一次捐血記憶。當年求助的朋友,以及一起捐血的朋友,都隨著時間的消逝,環境的轉變,早已失去了聯絡,我不感到遺憾,因為人生有著這些美好回憶,也真沒有白過了。
 
目前固定捐分離術血小板的李榮欽。
 
李榮欽會邀約弟弟(左)一起來捐血。
 
瀏覽人數:401
最新異動時間:2022/09/25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