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110年晉見總統捐血人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千次捐血人潘俊廷 針孔留疤仍要捐到底
採訪撰文、攝影/蘇宇翎
 
  這次獲得千次捐血榮譽紀念牌的捐血人潘俊廷,戴著口罩受訪時,最令人眼睛一亮是他那頭黑色與咖啡色交錯的髮色,長至耳下頗帶點時髦氣息,在約定好的時間前他就已經在現場等候,不僅守時,或許這也跟他長期捐分離術有關,必定得提早過來檢驗數值、在預約時間點上機。
 
  「我全血只捐過大概十次左右,後來就全部捐分離術了。」潘俊廷說話速度不快,習慣性停頓思考後才再回答:「我當時以為捐血就是全血,一直到我弟弟跟我介紹分離術的捐血方式,我才開始嘗試,剛好我的血小板數量有夠,後來就持續都捐分離術了。」
 
潘俊廷本次獲得千次捐血榮譽紀念牌,直言能捐血是好事。
 
  潘俊廷口中的弟弟名為潘俊榮,亦是分離術捐血者,他笑說家中就是他跟弟弟兩個人積極捐血,還有家附近有一名鄰居林大哥有捐血習慣,三個人都會互相交流捐血的情報。潘俊廷還說,弟弟跟鄰居林大哥捐血紀錄早已破千次,不像他在去年底才達1080次。謙虛的他接著說:「我其實很佩服他們,一直捐一直捐,有些次數都好驚人啊!像那些晉見總統的績優捐血人,我每次都想著不知道何時我才能跟他們一樣,希望有機會我也能到總統府,這絕對是一種榮耀!」
 
首次捐血在部隊 手臂針孔是光榮證明
 
  潘俊廷以成為晉見總統的績優捐血人為目標,期待有一日能真正踏入總統府,也能把這樣的光榮分享給孩子知道。身為人父的他育有兩子一女,最小的兒子今年三歲,在疫情前每逢他捐血時刻,就會帶著兒子一起到捐血中心,而兒子會乖巧在外等待,或跟等待區的機器人設備玩耍。有時兒子也會好奇詢問:「為什麼要捐血啊、什麼是捐血」等問題,趁這時候他就能跟兒子分享他捐血的心得。
 
  今年五十歲的他捐血逾十年,他猶記得自己首捐是在部隊裡,當時他是陸軍砲兵,曾在屏東內埔、彰化田中服役,說起那段歲月,他不似大部分的人覺得無聊苦悶,反而覺得那是人生難得體驗,畢竟能駕駛裝甲車上路是少人有的經驗,他的第一次捐血就是在軍營中。他說那天是在部隊每日既定的任務完成後沒事了,剛好有捐血車開進來,就有了第一次捐血經驗,退伍後他在外面看到捐血車,就會主動上車捐血,直到後來改成捐分離術。
 
  潘俊廷家住仁武、平時在鳳山的食品代工廠上班,休假時固定兩週來楠梓捐一次分離術,生活作息相當固定。他自述過去因為工作時間不湊巧,捐血紀錄曾經中斷一年多,直到工作穩定後,才又恢復捐血的習慣。他笑說:「捐血會上癮耶!曾經很久沒捐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我想我應該就是那種適合捐血的體質,既然如此,我就要好好捐血幫助人。」他的一席話此時聽起來輕鬆愉快,但鮮少人發現他右手早已因捐血佈滿扎針痕跡,那些一點一點的孔痕,不明事理的人看見會覺得害怕,但這可是潘俊廷光榮的紀印,每一針都是幫助人的證明。
 
為目標前進 夢想與捐血都持續GO
 
潘俊榮說自己右手血管較粗,所以習慣用右手捐分離術,久而久之就留下許多針孔印疤。
 
       受訪時聊及家庭,潘俊廷說捐血時長輩雖然會擔心,但長久看他捐下來身體並無大礙,慢慢就少了顧慮;而太太跟小孩都支持他捐血,甚至還談到本來在兩、三年前,已經萌生想創業、發展烘焙蛋糕的念頭,後來意外有了老三後,才繼續待在公司裡。近兩年大環境遇到疫情突擊,許多獨立小店都經營倒閉,這時才感受到當人員工肯定是比自己當老闆還是安穩些。
 
      不過潘俊廷也沒放棄夢想,就是慢慢看、慢慢作,希望有朝一日能作出自己喜歡的蛋糕給消費者,同時揣懷著在未來某一日,能用著分離術的紀錄進入總統府,只要持續不放棄,終有抵達目標的時候,安穩務實地前進著,期待著潘俊廷的夢想實現。
 
瀏覽人數:931
最新異動時間:2022/04/0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