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最好的安排 王春滿遺愛人間 捐贈「觀音一號」血液運送車渡萬千善念
 
採訪撰文/黃怡君
照片提供/台北捐血中心


緣起 妹妹——王春滿的心願
  
    她緩步來到竹林山寺千手觀世音菩薩面前,虔心祈求:「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請保佑我走後,除留給媽媽足夠的照顧費用,其餘如願捐獻布施眾生。」
 
    113年4月26日上午,竹林山寺觀音廟廣場前舉行一場捐車儀式,春滿的心願化為一台油電血液運送車,母親「王黃月女」和她的名字「王春滿」雙雙打印於車身,此後這輛車將承載數以千萬計的救人心意 ,奔波往返捐血中心和醫院,將珍貴的血液安全運抵需要的人手中。
 
洪春葉女士(中)代替妹妹王春滿出席血液運送車捐贈儀式,台灣血液基金會執行長魏昇堂(左)及林口竹林山觀音寺董事長黃火旺(右)共同見證。(攝影/連雅婷)
 
    「一袋血救人一命,春滿生前罹患先天性再生不良性貧血需要輸血治療,相信捐贈血液運送車是最好的安排。」春滿的姐姐洪春葉在捐贈儀式結束的午后述說心情,雖然過程不易,但內心感到平靜與欣慰。
 
    「107年11月,春滿來找我,說她已經想好過世以後的遺產配置,希望我能幫忙處理,我請教好友,協助她於同年11月29日在律師處完成自書遺囑,在她往生後逐一進行捐助寺廟的事,竹林山觀音寺是她指定捐助的寺廟之一,本來血液運送車不在預定捐助中,但一切彷彿早已安排好。」
 
     洪春葉說,原本想捐贈捐血車,廟方說有一社團正在募集捐血車的經費,但為清楚交代捐款去向,她傾向單獨、具體的捐助標的,當廟方轉達台北捐血中心告知有血液運送車的需求,毫不猶豫一口答應,與廟方共同出資捐贈油電血液運送車。
 
菩薩牽引 捐血連結
    
    雖然已無法向春滿本人探究其與竹林山觀音寺的淵源,但可以肯定的是捐血絕對是雙方之間共同的連結。
    
    寺廟總幹事呂水鐘指出,竹林山觀音寺奉祀十八手金身觀世音菩薩像,已經有百年歷史,在清朝嘉慶年間自福建分寺而來的寺廟,據說是經過擲筊由觀世音菩薩興建於此,後山有蝙蝠穴,此處是塊極佳的風水寶地,在日本時代曾建成神社樣式,逃過摧毀,台灣光復後回復閩南風格建築,歷經數次重建修復,香火鼎盛。
 
    民國48年寺廟登記為財團法人,遵循既定法令規章加以管理寺廟的人事和財務,「這是必須的,不能辜負信眾的信任。」在寺廟服務前後近十年的呂水鐘說,包括他自己在內,有無數人親自領會菩薩救苦救命的慈悲,廟前廣場常不吝惜借予民間團體辦理慈善活動,與捐血中心的合作從108年開始,直到現在仍維持每年初一、十五捐血車固定到來,前來參拜的信眾踴躍參與,為鼓勵更多人捐血,寺廟呈案報請董事會通過,正規劃印製竹林山寺奉祀的十八手觀音像的相關紀念品感謝信眾捐血,象徵菩薩庇佑健康。
 
    呂水鐘表示,此次得知血液運送車需汰舊換新,適巧春滿信眾捐獻,根據組織章程規定,20萬元以上捐助案需經董事會同意,當所有董事聽了這筆捐款的來龍去脈,無一不深受感動,往後廟方會更積極推動捐血。

竹林山觀音寺長期協助推動捐血。(攝影/黃怡君)
 
竹林山觀音寺長期推動捐血,董事長黃火旺(右3)出席112年度捐血績優表揚大會暨台北捐血中心50週年慶,接受衛生福利部常務次長周志浩(右4)頒獎。(照片提供/台北捐血中心)
 
借祢的手 姐姐——洪春葉的無私無懼
 
   「有注意到我們不同姓吧,因為我是出養的。」春葉大方談論身世,才幾個月大時,生父把她讓給鄰近有五個兒子的洪家收養,從此與原生的手足成長過程的命運大不同,小時曾怨怪親生爸媽不要她,長大才明白或許是福氣,姐妹們聊天提起這事,坦言曾十分羨慕她的際遇。
 
    在洪家是唯一女生,春葉備受養父母和兄長的寵愛,養母甚至希望能從女兒轉為兒媳,一輩子待在他們身邊,母親為了她結婚一事賭氣很久,直到哥哥點醒她珍惜春葉是來到我們家的天使,加上另一半事岳父母至為孝順,總算釋懷。
 
    「大約是94年,春滿問我願不願意去做骨髓配對,才知她患有先天再生不良性貧血。」在協助整理春滿的財務和遺物時,更加心疼這個58年次、小她6歲的小妹有多麼地努力和勇敢,突破家境窮困的限制,半工半讀唸完育達商職,找到會計工作,認真、守本份,受老闆賞識,安安穩穩地工作、存錢;為更加精進,利用時間進修空中商專企業管理,105年考取記帳士證照,109年進入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會計系就讀,不斷充實專業知能。
 
即使疾病和生活都不容易,春滿生前一直不斷精進自己,希望具有助人的能力。(照片提供/洪春葉)
 
  洪春葉說,近幾年春滿身體變差,經老闆苦勸才放下工作專心養病,雖然自己身體不適,仍堅持繼續與母親同住,照顧90高齡的母親,「她最放不下的就是媽媽,平常省吃儉用,原來早就在為離世後不讓母親擔憂照顧問題做準備,並且還有餘裕捐獻,令人佩服。」
 
    有不少人提醒春葉面對高敏感性的遺產更要謹慎小心,「我也納悶過,為什麼把這個重責大任委託不在同一個家庭長大的姐姐?但也可能因為我不在那個家庭,所以我無私無欲也無懼,更能客觀從理性層面去實現她人生最終、最掛念的心願。
 
致 堅毅的母親王黃月女
 
  一邊與先天疾病共存、一邊對抗後天現實生活,春滿的堅毅來自母親王黃月女的影響,高齡95歲的母親還健在,春葉把握機會聽當時已輕微失智的母親述說前半人生,是一個不折不扣舊時代下的勇敢女性的故事。
    
    春葉轉述親生母親的回憶,「民國18年宜蘭出生,歷經兩次婚姻,第一任丈夫因身為童養媳無從選擇,20歲生下第一個孩子,由於經常遭受家暴,鼓起勇氣逃到台北,後來另嫁從大陸來台,大11歲的三輪車伕王先生,倆人共有6個孩子,但先生重男輕女,將排行老三的妳送人,老四是男生,老五、老六是女生,又想要送走。」
 
  「我被送走的事情對母親是很傷的,所以她不顧一切與先生對抗,堅持把最小的倆個妹妹留下自己養育,不識字的她做了許多勞力的工作,撐起整個家庭,帶著五個孩子搬遷多處,一次與人分租房子,女房東常晚上喝了酒發酒瘋擾鄰,無法安眠,只好再度搬家,後來朋友蓋房子,母親努力攢錢咬牙買下一間,民國66年終於搬進自己的房子,不用再擔心受怕了。」春葉說,母親最常掛在嘴邊的其中一句話是「靠自己的手頭,會生肉(台語)」意思是女人要自食其力!
 
最好的安排  善的漣漪效應
    
    另一間春滿指定捐獻的台北松山慈祐宮,也是春葉試圖接洽之際,第二天接到廟方回電詢問是否願意捐贈南投縣仁愛鄉一輛長照交通車,正巧她前幾天帶母親出門才乘坐過,並和司機閒聊哪種車適合做無障礙車、如何改裝及全部費用等,「不用廟方多做說明,且春滿留下的足以慷慨解囊,我立刻答應。當車子完成時,看到車身編號以國字大寫『參拾貳號』,心頭一震,因為春滿辭世的那一天,就是3月12日。母親和春滿的名字共同印在車身則出於我的私心,希望母女再一起行遍各地,走走看看。」春葉說。
 

車身編號與春滿辭世日相同,彷彿冥冥中註定。(照片提供/洪春葉)
 
    或許一切都是上天與春滿所作的最好安排,受人恩惠感念於心,拋下己私利益眾生,成為菩薩的左右手,願更多人間菩薩伸手捐血,「觀音寺絡繹不絕的信眾,在周六日挽起袖子、捐血一袋,普渡苦難眾生,讓善良慈悲心如一顆小石子丟入心湖,激盪出更大漣漪…..」春葉站在觀音寺前廣場浮現捐血踴躍的畫面,也將是春滿遺愛人間興起的無邊效應。 
 
 
瀏覽人數:40
最新異動時間:2024/06/11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