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手臂上的疤是美麗的印記 也是健康密碼
撰文、攝影/林容琪


 
  郭秋香回想起19歲那年第一次的捐血,當時還住在台中龍井鄉,看到路邊停了一輛捐血車,想說試看看就上車去了,體檢一路過關斬將讓她大感意外和驚喜「ㄟ~我可以捐血!」「拿到捐血卡超興奮的」她說,剛開始捐全血的頭幾年並沒有固定去捐,都是很隨意,有看到車就捐。
 
  「某次捐血時,護士說我的血管夠粗可以試試捐分離術血小板」,想都沒想,個性爽朗又阿沙力的郭秋香立刻答應,「以前的血液分離機是雙手的,捐分離術血小板兩個小時內兩隻手臂都不能動,要抓癢還要請護士來幫忙,雖然不方便,但也能接受這樣的捐血方式,就一直捐下去了」、「我的血小板數量有30萬,捐雙手雙倍覺得自己的身體沒有不舒服,很可以適應」。聊起捐血經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了。
 
  「以前自己一個人來捐都會覺得很無聊,感覺沒什麼動力,後來因為定期在關渡室捐分離術,認識了一起捐血的同好,還因此成為十幾年的老朋友,大家還會相邀一起捐,兩個禮拜一次的捐血日,就像聚會一樣,聊上幾句話,不僅心情好也舒解了生活壓力,這樣捐血起來更有活力了!」郭秋香開心的談起這些年捐血帶給她的樂趣,也豐富了她的生活。
 
  聊到好不容易才達成1,000次的捐血紀錄,她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這麼快就到了」、「啊!從年輕捐到現在,我也老了!」郭秋香噗哧一笑說,她不會刻意去記,只是時間到了就來了,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捐31年了。捐血多年手臂難免會有密麻麻的針孔疤痕,「女孩子嘛都愛漂亮,或許有人會覺得好醜,但我不在意」在她眼裡這些疤是美麗的印記,是她健康的密碼。
 
  郭秋香的媽媽曾接受心臟瓣膜手術而輸血,她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捐血也是代替父母回報的一個心意。她也說「很慶幸自己的血液沒有因懷孕而產生白血球抗體,可以持續分離術捐血,只要還有人需要我的血液,很樂意分享捐出來給需要的人。」
 
  予人熱情而溫暖的郭秋香其實還有另一個特別的身份,是板橋少年警察隊及少輔會志工,她在自己孩子還在唸國中時就參與了輔導志工一直持續到現在,現在孩子已長大成人,她也更有多餘的心力和時間投入,平時要協助辦理預防犯罪宣導活動或少年輔導方案,多年的輔導經驗讓她在面對青少年心理的問題也遊刃有餘,「對於年輕孩子的心比較會用同理心,用孩子的角度去看事情,跟他們作朋友,分享生活上的經驗和看法。也常跟他們分享捐血的好處和幫助別人的意義,用他們能接受的方式去宣導」,時常周旋在年輕人身邊,郭秋香道出與年輕人相處的一些心得,雖然不是正規的心理師,但如同媽媽般的溫暖和關愛也讓她更有說服力。
瀏覽人數:3474
最新異動時間:2019/11/21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