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警消夥伴挺熱血/  
更多期刊
宋芸樺應邀「Be the 1 捐了再GO+」 首次捐血無畏懼


採訪撰文/杜文靖
照片提供/樺麗探險有限公司
 
  2月23日的下午,宋芸樺來到位於台北市東區地下街的忠孝捐血室,欣見好夥伴李玉璽剛捐完血,還小調皮的假裝粉絲跟李玉璽開了個小玩笑。同為熱情響應「Be the 1 捐了再GO+」活動的宋芸樺,即將獻出人生第一次捐血初體驗,神色自若又認真的在等待區填著捐血登記表、與護理師面談,最後成功的躺上捐血椅,捐出250毫升的熱血;捐血的過程中,芸樺在左手的一收一放中,還能和我們談笑風生,果然是有備而來。
 
  「其實我常在這附近活動,以前常看到捐血車,是停在路邊的,我今天才知道搬到地下街;以前每次經過都很想要去參與,但就好像缺少了一點點動力,也是自己當時不夠瞭解捐血,總想著會不會有很多程序、會不會很複雜、會不會很麻煩、會不會花很多時間……。今天正好有這個機會第一次來體驗,才發現捐血比自己想像中的簡單,而且真的是大家都可以一起來參與的好事呢!」
 
  「一開始有一點小緊張,因為李玉璽騙我說很痛,我知道他故意跟我開玩笑啦,但也因為自己沒有嘗試過,緊張難免,剛剛血的流速好像有點慢,所以這也騙不了人,但整個過程都是很舒服的。」芸樺笑著說。
 
  要能捐血,就要符合捐血資格,最基本的要到達體重標準、沒有服用受限制的藥物、刺青和紋眉等都要間隔一年等等,對於健康的要求其實不少。偶爾也會遇到對身材要求嚴格的女藝人,因為體重未達標而無法捐血。對此,芸樺一點都不擔心,「我一直很提倡健康的飲食,健康的管理自己的身型,我希望自己的身材是自己喜歡的樣子,所以不會去設定自己的體重一定要多少,我用運動來讓自己的線條更好看,健康才是我的目標。」固定有運動習慣的芸樺,因為捐完血當天最好不要劇烈運動,她笑著說:「那今天有藉口不去運動啦!」
 
  過去芸樺對捐血不太了解,也很少聽身邊的親朋好友談論這件事;但在今天實地體驗過捐血之後,芸樺會嘗試從自己做起,影響身邊的人,「我會開始用自己的經驗來告訴大家,捐血可以是一件很簡單、自在的事,我也很樂於和大家分享今天的親身體驗;今天體驗後,感受到能幫助別人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而且護理師都會注意到捐血人的感受,整個過程是很安心的。」
 
  開玩笑的問芸樺,如果有人說捐血很痛不敢捐,會怎麼說服他?芸樺笑著說「就是跟他說,人生可能還有更痛的啊!沒事的,捐血還能幫助人呢!完全不用擔心!」搞笑功力完全沒受到捐血影響,「大家都打過針嘛,除了針扎下去有一點點的刺痛感外,其他都很好,沒什麼感覺的。」
 
  摸到自己剛捐出來的血袋,溫熱的感覺,自己都有點感動。「護理師有分享,我們捐出來的一袋血,可以救三個人,本來想說這一袋才250毫升,真的可以幫助人嗎?現在知道了,覺得能連結到別人的生命,也貢獻了自己一點小小的心力,那一秒的刺痛一點都不算什麼。」
 
  在《台灣犯罪故事》的<惡有引力>篇中深刻演出一人分飾兩角的芸樺,許多觀眾都為她的演技共情,「戲劇有時候可以給大家力量,透過不同的視角和觀點,去重新思考這些事件、去審視自己的人生和這個世界。」也曾經歷家人離世的芸樺,在這個過程中,陪著角色、陪著大家學習放下,這就是戲劇的魔力,總能在不同類型的戲劇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力量。「這部戲特別吸引我的地方在於他其實也在探討家庭教育的議題,外在環境會一直改變,家庭總是影響最深,有時候無形的影響,可能父母自己都不知道,是惡是罪也沒有定論,但怎麼讓家人之間或這個世界更充滿愛,是需要省思的。」
 
  新作品《不良執念清除師》是一部輕喜劇,飾演女警的芸樺不斷挑戰不同類型的角色。每個角色都在傳遞不同的情緒和存在的意義,從《我的少女時代》的林真心,讓觀眾莞薾和獲得共鳴,再到《月老》、《台灣犯罪故事》等每一個角色,芸樺都在傳達屬於她自己獨一無二的魅力。
 
  透過今天的捐血初體驗,芸樺也特別關心現在的缺血狀況,希望能盡自己的能力,呼籲粉絲們一起挽袖捐血,「捐血很簡單,又能幫助人,是一件有意義的事。」和芸樺一起創造「我的捐血時代」吧!

瀏覽人數:1489
最新異動時間:2023/04/27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