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方文村用好事讓好事發生 打造共好循環
採訪撰文、攝影/蘇茵慧
照片提供/方文村
 
       「我不認識您,但是我謝謝您。」這句捐血廣告台詞,打動人心、鼓舞許多人勇敢嘗試,在這句話背後,彰顯社會上源源不絕的善意與美好。每一袋得來不易的血,都是來自各行各業、每個領域的人,為了正向循環而無私付出,在奔波勞碌的工作中,有人特意請假、有人趁著午休,安排時間前來捐血,他們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捐血已經是習慣了,舉手能做到的好事,能做就多做。」
 
       方文村就是上述所說的這類人,他任職臺灣橋頭地方法院,擔任法院公務車駕駛。早年在愛河畔的地方法院工作時,方文村常趁著中午午休,到附近捐血點捐血,受限於休息時間,他一直以來都是捐全血,每次捐完500C.C.固定血量,就回到工作崗位休息,問他是否覺得休息時間被占用,他說:「不會啊,休息不一定就是坐在裡頭都不動,捐血也是一種休息。」。
 
方文村為今年度捐血績優者,每次固定捐500C.C.全血。
 
       因應高雄地方法院案件逐年增量,橋頭地方法院在民國105年設立,方文村工作崗位調任至此,該區域為早期高雄縣待開發區域,捐血地點不似市區便利,近年來他就改為假日捐血,持續不中斷。
 
與車結緣成職業 人生轉變捐血相隨
 
       詢問他法院公務車駕駛的工作內容,方文村聞言笑出聲,這職業常引人好奇,可說是老生常談了。他說駕駛便是以開車為主,不過接送的對象是法官、書記官居多,他們要到外地去查封、履勘、行政參訪等;另外還有要駕駛獄車,載運押送刑犯,需到犯罪現場模擬或送至監獄。
 
       所以他負責的車,從公務小房車到大客車巴士都得熟悉,若是跟同僚出差,車上說說笑笑倒是尋常,但如果載送囚犯,車上大家多是沉默不交談,甚至盡量採取兩點一線、中途不停靠,避免增生風險。
 
       「像前幾天有一個案子,我開車載法官去茄萣海巡署出差,當時海巡署扣押一艘大陸盜採海砂的漁船,需要法官到場查驗,確認漁船上的海砂是屬於我們台灣、還是大陸的。因為兩地海砂質地不同,就得等化驗結果才能有下一步動作。」方文村拿出手機,展示出當天到茄萣的照片,他負責的區域是早期舊高雄縣,像是旗山、美濃、六龜、納馬夏、甲仙,都是工作地點,有時一星期兩次都很常見。「這個工作其實就是負責開車,安全抵達目的地最重要,不算有壓力,反而從這工作中可以看見形形色色的人,每位法官跟書記官都有自己專長,在車上交流時都能學到許多。」
 
從地方法院公務車到大台巴士,方文村都駕輕就熟。
 
       方文村說工作至今都跟車子關係密切:在軍中他是陸軍通訊兵,當時接受軍用大卡車訓練,負責駕駛軍車;退伍後在教練場工作一陣子,後續開過貨車、銀行運鈔車,最後考上法院公務車駕駛。
 
       在職涯的轉變裡,他樂於接受每次境遇,伴隨著結婚生子,捐血是方文村不變的堅持,曾偶爾幾次睡眠不足、血紅素不夠,就回去調整作息,幾天後就能達標、順利完成捐血。
 
扎針一次好處多 助人助己成為樂捐人
 
       有趣的是,方文村會對捐血產生印象,源於電影中「賣血」情節,他描述影片中的主角走投無路,逼不得已只好上醫院賣血籌錢,他才知道「血」的重要性。後來18歲那年經過高雄舊大統百貨,對面停放一輛捐血車,他好奇嘗試後,發覺捐後身體無恙,讓他開始固定捐血。
 
       「我媽媽比較傳統、會反對,擔心我的身體變差,所以我捐血就不告訴她。」說這句時,方文村已經57歲,卻像個淘氣的男孩露出俏皮神情,嘿嘿一笑:「有一次忘了把繃帶先拆掉,被媽媽發現後,她覺得我都瘦瘦吃不胖了,還把血捐給別人。後來我捐血後就盡量偽裝,幸好寄到家裡的感謝狀是封死的,她不會拆我的信。」
 
方文村一家感情融洽,太太亦是地方法院的書記官。
 
       方文村說,正因為捐血後,開始接觸到血液的知識,知道捐血對自身的益處,加上早期捐血者若有急需用血,可以免費領血或家人可以半價用血,對當時的他來說,就是一種「儲血」的觀念,既然自己能力許可,可以助人又助己,對未來亦有保障,扎一次針的好處這麼多,當然樂意捐血。
 
人生旅途難免有各種意外,這次因捐血獲晉見總統的機會,對方文村來說屬於驚喜的意外。
 
       成為此次晉見總統之績優人代表,方文村頗為驚訝,捐血這麼久,今年才知道有此殊榮,而此榮耀可以說是生命旅程的意外,他期許未來保持正向好心情,繼續做好事,讓好事能發生在需要的人生命中,打造共好的循環。
 
瀏覽人數:252
最新異動時間:2022/11/02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