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黃永春:分享就是回饋 送人玫瑰手有餘香
採訪撰文、攝影/蘇茵慧
 
       穿著藍白交織的POLO衫,上頭印製著YungShiu的字樣,只見來人斜揹著黑色包包,一身自在模樣,黃永春就這樣出現在前金捐血室受訪。他任職高雄永旭保險經紀人公司,是名資深保險業務員,更是本次(110年度)晉見總統的績優捐血人代表。他特別抖了抖上衣,指著上頭的英文字自我介紹,笑著說:「長官自從知道我要去總統府接受表揚,要我一定要穿這件衣服上去亮亮相,讓公司也沾沾光。」在黃永春說話的同時,他還拉著衣服揮動雙手,仔細一瞧,他右手手臂內側靠近彎曲處,有一個0.3左右的小小凹陷,那是經年累月捐血留下的印記。
 
細看黃永春的右手手臂內側,有一處明顯的凹洞,那是捐血留下的印記。
 
       有了這個經驗,黃永春之後就採左右雙手輪流方式捐分離術,相較於右手的血管粗、比較好下針、流速也快的特點,每次一輪到左手下針時,護理師就得花比平常更多的時間找血管,而他也要在捐血椅上多坐會兒,黃永春大咧咧的說著:「反正都是幫助人啦,我們工作時間彈性,多坐一會而已,不礙事。
 
立志千次紀錄後退休 最挺血庫的後補單位
 
       黃永春沒說的是,因為家住屏東里港,每次來前金捐血室捐分離術時,來回車馬奔波的耗時可不少,之前他就曾說過,在個人分離術累計千次後,就打算從捐血的領域退休,希望能交棒給年輕朋友。
 
       果然在千次後,黃永春就不再預約下次時間,打算靠著臨時起意或缺血被詢問時才來捐血,採取一種隨緣的態度。「千次已經足夠了啦,分離術兩週捐一次,真的要很有毅力才能不中斷,我覺得可以把這些光榮留給年輕一輩,多給大家機會去爭取。」黃永春說到做到,只是沒想到血庫近年常缺血,又受到疫情影響,不知不覺這幾年來又捐了三百多次。
 
黃永春是資深保險業務人員,常常鼓勵同仁跟客戶嘗試捐血。
 
       今年57歲的黃永春,第一次捐血是在20歲,當時他是清泉崗空軍防空砲兵,由於當兵期間放假次數少得可憐,恰巧遇到捐血車進駐,在長官宣布捐血可以獲得一天榮譽假的誘因下,他說什麼都要嘗試捐一次。正因這次捐血,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有B型肝炎抗體,意外地讓他更了解自己身體狀況。
 
       「我有B型肝炎抗體,我老婆有B型肝炎抗原,我們兩個結婚三十年,她都不會傳染給我,相安無事。」黃永春開朗的大笑,想起這件事時覺得人生真奇妙。
 
親友罹病強化捐血動力 為捐血收國道罰單
 
       後來幾年的當兵時間,黃永春就再也沒遇到捐血車,直至退伍後,他在高雄大統百貨對面發現捐血車,才有了第二次捐血經驗。但讓黃永春持續捐血的原因,主要是民國82年母親長期洗腎,他認為該「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用自己的力量回饋付出。
 
       民國90年時,黃永春的姪子罹患血癌,某一次與大哥的言談中,得知除了全血外,還有一種血小板分離術,這對特殊疾病者的用處更大,他得知訊息確認身體數值合乎標準,從此就改捐分離術。雖然姪子不敵病魔,一年多後過世,但黃永春想救人的心一直沒變過。
 
       由於捐分離術需要事先預約時間,有一次黃永春為了準時抵達,不小心在國道上超速,事後收到三千元罰單時,他自嘲:「捐血的代價好貴啊!」成為記憶裡最深刻、荷包最痛的經驗。
 
       話鋒一轉,黃永春說:「正因如此,我現在都會慫恿同事、客戶、朋友一起來捐血,萬一我趕不過來,還可以有在高雄市區的捐血者可以幫忙。」在同事眼裡他可是最有說服力的募血推手。
 
送人玫瑰手有餘香 分享就是回饋社會
 
       每次捐血完,黃永春都會把照片放上臉書,交遊廣闊的他不遺餘力宣揚著捐血好處,他常跟客戶分享:「我雖無法大富大貴回饋社會、救濟他人,但可以透過捐血當個無名英雄,這是我舉手之勞可以辦到的,能對別人好、對自己也好。」不少人被他感動,一同加入捐血行列。
 
在自家庭院種種花草,是黃永春閒暇時的興趣。
 
       別看黃永春嗓門大、說話直爽,在工作之餘,他的興趣就是在家裡養花蒔草,院子裡種著不個品種跟季節的蘭花,在他細心培植下,綻放美麗芬芳,千姿百態各自嬌媚。有句話說:「送人玫瑰,手有餘香。」放在黃永春身上,最是恰當。
 
瀏覽人數:153
最新異動時間:2022/11/02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