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月   一起愛捐血疫起守護您   校園捐血   熱血青年      環台醫療聯盟  
更多期刊
我捐血,我健康
圖、文/吳吉助
 
       三十歲以前我從沒想過有一天能夠挽起袖子獻出我的熱血。
 
       高三時因為一場小病,醫院住了七天。開始時因為一坐起來有嚴重頭暈目眩情形,醫生判斷我有「貧血」症狀,於是找了兩位彪形大漢輸血到我身上,後來換了家熟識診所,診斷不是「貧血」原因,也就停止再輸血。但從那時起,我一直以為是自己不夠健康、不夠強壯,所以從來不敢有捐血的念頭。
 
       82年3月,忘了是什麼因緣,我走進了位在重慶路13巷的板橋捐血站,經過硫酸酮血色素檢測,符合捐血標準,於是就這樣完成了這輩子第一次捐血250C.C.;然後增加到500C.C.,後來每隔3個月就會踏進捐血站。到88年3月,因為恰巧站裡有醫師服務,建議我可以捐血小板,於是我又開始了另外一種熱血行跡。
 
       前幾天算了一下,發現我竟然捐血了將近三十年,加起來一千一百多次了。回顧這段歷程,儘管家人曾懷疑,也擔心常常捐血會影響我的身體。但事實證明,捐血不但無礙於我的健康,甚至讓我神清氣爽,看起來更年輕。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是正確的舉動,是除了幫助別人之外的另外一種效益。尤其每次看到檢驗報告,都說明血液是健康的,我的身體也是健康的,那種「滿足」更是無法言喻。如今已然年過六十,但常聽到一句「怎麼可能?明明五十出頭。」那種「心裡暗爽」的心情是沒辦法用筆墨形容的。
 
       三十年來,能夠捐血或許是一項成就,但也已經成為習慣。兩個禮拜不到,總會心裡癢癢,覺得該去「坐上沙發看電視」了。也因為這段特殊經驗,串連出一段過往師生的感情:大概二十年前的某一個下午,我坐在沙發上待命,發現有一位女孩一直看著我,但一直沒說什麼。在學校教書的我直覺以為或許是以前教過的學生。果然,兩個禮拜後再去,就聽到有人說「OO!你老師來了。」 然後,當我一坐上沙發,那位小女孩就走來我面前,問我是不是某校的老師,然後說「我是你的學生」。那種感覺讓我除了能夠捐血救人的喜悅外,又有著堅信「教育是有意義的、結善緣的工作」深深的感受。從此,除了習慣之外,更加強了我必須定期去捐血小板的念頭,不只要救人,更要去享受那份師生緣份的溫馨。
 
       後來,我兼任學校學務主任的工作,還兩次利用學校辦理活動的時機,請捐血中心派車到學校採血,也鼓勵我的校長挽袖。看到校長義不容辭的獻出她的第一次上了捐血車,也讓我深深有被校長信任與支持的感動。儘管在國中環境能夠幫忙的血量不多,第一次聽說約七十袋、第二次不到五十袋;但能夠藉辦理活動之便協助公益,我也算滿足了。
 
       雖然後來離開學務處,不再有這樣的機會大量捐輸,熱愛捐血還是我的習慣。93年8月我到瑞芳國中服務,雖然離開板橋,但是發現在瑞芳隔壁的基隆也有捐血站,我又有了一個新的方便捐血地點。每隔兩個禮拜,我儘量利用休假,或是騎機車、或是騎單車,總也會到位在基隆女中旁的基隆捐血站,除了捐血,也又認識了站裡的幾位護理人員,結交另一段長達六年的異地善緣。捐血,讓我更有另一種收穫。
 
       感謝我的家人後來的支持,內人在我鼓勵下努力保持健康,也持續捐全血到現在;兒子、女兒也都在滿17歲那天用捐血來慶生,我們全家用「捐血」來支持同胞,也用「捐血」證明我們的健康。
 
       曾經,我發願要捐血超過一千次,如今看著檢驗報告右上方的次數記錄,我不但達成我的初步目標,更能繼續突破。我衷心希望,我和我的家人能在還可以挽袖的有生之年繼續保健,既能夠幫助更多人,也能夠讓自己更健康、更年輕。
 
       我捐血,我健康;但我不驕傲,我會繼續努力!
 
熱愛捐血的吳吉助常鼓勵親友挽袖捐血。
 
瀏覽人數:665
最新異動時間:2022/03/3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