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林媽利醫師教會我們的二三事(上)-不放棄自己,靜候生命自現曙光

採訪/黃怡君、杜文靖
撰文/黃怡君
照片提供/林媽利醫師
 
  與媽利醫師約好採訪的那天,出現雨過天晴的暖陽和爽朗的微風,帶著敬畏的心來進行這場訪問;除了她是推動我們台灣捐供血制度的靈魂人物外,私心想以同為女性的立場取經,想知道她如何不淹沒於婚姻家庭中,穿梭於多重身分和角色於仍不失去自己的專業,甚至發揮得淋漓盡致,做出影響世人的重大變革,讓台灣享譽國際,成為許多國家效法的對象。
 
  媽利醫師的血液研究之路,等同台灣捐供血的演進史,沒有她的努力,就不會有現今安全無虞的環境,「輸血醫學之母」實至名歸。自小表現優異的媽利醫師,在課業上頗獲師長嘉許賞識,傾力傳授,但在職場和婚姻裡卻未得到完全的肯定,可以想見在那個父權至上的年代和環境,沒有人會認為這位聰穎的女性會有多大的成就,媽利醫師不僅在血液研究上做出巨大貢獻,建立重要的里程碑,更在無形中翻轉了女性的形象和地位。
 
 
血液研究緣起
 
  1980年代初,台灣B型肝炎的帶原者佔整個人口的 15%~20%,肝硬化及肝癌盛行。同一個時期台灣醫院仍存在著血液的買賣;1981年,媽利醫師安頓好兩個孩子在美國的就學和生活後回到台灣,進入馬偕醫院,接下幾乎沒有人願意做的「血庫」工作,開始走上血液研究之路。
 
  其實早在出國之前,從1964到1980年,媽利醫師自高雄醫學院畢業考進台大病理研究所,隨即在台大病理科工作及教學長達十六年的時間,人生前期的黃金歲月就在日復一日地解剖、病理切片、做報告中度過,每天有做不完的研究;這段期間也經歷結婚生子,也曾因為過度勞累染上肺結核,但也因此接觸了免疫病理學。
 
  漫長的十六年期間,媽利醫師兩度進出美國進修,由於等待台大給予公費進修的機會渺茫,第一次出國進修完全自費,申請到美國德州大學醫學分部病理科擔任為期一年的總住院醫師,在那裡的工作量不似台大繁重,且結交了許多好友;其中一位上司Dr.Mashall在媽利決定第二次赴美進修時還幫她寫推薦信給芝加哥的醫院,媽利醫師不論到哪裡,一貫認真的態度總為她帶來貴人相助。

1969年赴美進修,兒子還小,林醫師不忍與孩子分離,攜兒一同前往,照片攝於小兒子暐崧3歲生日時。
 
  媽利醫師在美國待了一年,出現非常好的工作機會,可以到密西根大學附設醫院做住院醫師,同時攻讀博士,但先生(媽利的第一段婚姻長達二十五年,在五十四歲時勇敢劃下句點)想回台灣,原生家庭以夫為天的觀念讓她選擇放掉自己的大好前程,隨著先生回到台灣,重回台大病理科工作,但這次回來卻面臨許多紛擾,讓她持續了四年不快樂的日子後,終於抱著突破困境的勇氣及為了孩子的將來著想,決定獨自帶著兩個孩子再度赴美進修,母子三人展開異鄉的生活。
 
 
女性角色屢屢受阻
 
  作為母親沒有沮喪的權利和時間,媽利醫師回到德州大學醫學分部病理科上班,省吃儉用地生活,雖然不富裕,但母子之間親密相依,有許多共同的快樂時光。這次在美國待了四年,回台灣的原因則是再度為了另一半,需要她回來安定這個婚姻,媽利醫師希望回台灣仍延續其病理研究工作,所以還是詢問了一下待了十六年的台大,結果竟以無職缺回應她,媽利醫師心裡也明白,即使是台大醫學院研究所畢業仍不算是台大,「非我族類」的想法在美國時已領教過,而台大的人事傾軋和性別歧視嚴重,她心裡並不很想回去,馬偕醫院吳再成院長則積極延攬,最後選擇到馬偕。
 
  在男尊女卑的醫療體系中,媽利醫師的職涯發展並不順暢,來到馬偕也無法如願繼續作病理,病理科林雲南主任反對不讓她來,即便她有深厚的資歷還是遭到排擠,吳院長接受了林主任的反彈,要媽利醫師改去檢驗科,難掩失望的媽利醫師,期待台大的同儕幫忙向馬偕證明她在病理工作上的優異,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出面幫她說話,「沒關係,我就去檢驗科做臨床病理,台大老師林文士曾鼓勵我去學臨床病理,他說台灣臨床病理的訓練不足,要我學成後回來協助訓練人才。」
 
  沒想到在檢驗科又被排擠一次,檢驗科的主任認為她是空降,不肯退讓,只肯讓出他自己不會做的「血庫」,當時血庫只有一台冰箱、一台處理尿液的離心機、一個醫檢師,當時血液和尿液一起做檢驗,「不是只有馬偕,全台灣的醫院都一樣。」所幸她在德州大學受過七個月的血庫訓練,醫院裡很多的血液檢驗技術和機制就仰賴媽利醫師這寶貴的經驗和訓練慢慢建立起來。她維持一貫的認真,不因在簡陋的環境和設備中即停下研究,她常想起高醫杜聰明校長勉勵學子「做研究不一定需要很好的設備」,也編寫血庫的作業手冊,建議醫院添購一台離心機,從最基本的一一教導、訓練血庫人員如何操作使用。

林醫師積極參與血液安全相關流程,與捐血中心來往密切。(左一為林媽利醫師、左二為時任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總幹事兼台北捐血中心主任陳凌海、中為理事長魏火曜、右一為台北捐血中心成分課課長林素娟)

中為林媽利醫師,左一為台北捐血中心醫師顏楚材、左二為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秘書長張菊生、右一為台北捐血中心供應課長官慧玲,攝於1988年台北捐血中心供應櫃台外。
 
 
從天而降的禮物
 
  當媽利醫師在馬偕孤軍奮戰,台大一位同事來到醫院,訝異於她的工作,說了一句:「媽利妳在這裡做什麼呀!」,感覺得出他的輕視。1983年,上帝派來遠在英國互不相識的輸血專家鮑博瑞先生(Richard Broadberry, FILM)前來協助,他曾在花蓮門諾醫院服務一陣子,回到美國之後,他在禱告中聽到上帝的呼召到台北馬偕醫院的血庫工作,這次在禱告時聽得非常清楚,上帝要他到馬偕醫院,但他根本沒聽過馬偕醫院,也不知道醫院在哪裡。最棒的禮物從天而降,以後的十年他變成媽利醫師最好的幫助。媽利醫師是虔誠的基督徒,每星期一他們一起祈禱,把所有的困難排列在上帝的面前,在禱告中重新得力。
 
  媽利和鮑博瑞博士陸續做了很多研究並有新的發現,媽利醫師的習慣是一有新發現立刻寫下來投稿台灣的期刊,結果竟遭退稿,「我很生氣呀,沒人寫血庫的,我寫了竟被退!」媽利醫師也將同篇文章寄給國外學者過目獲得讚賞,決定刊登,媽利醫師回頭告訴魏火曜醫師(時任台灣血液基金會董事長)從此不要投稿給台灣醫學會。媽利醫師說到做到,她寫了一百多篇關於輸血的文章,全都投至國際間的期刊發表。

1992年,在鮑博瑞家(後排右)前與其家人合影。
 
  媽利醫師指出,在這近30年的研究過程,我們得到一些經費的補助(國衛院、國科會、衛福部等),我們發現許多台灣特有的血型,解決了許多台灣輸血的問題,找到MP法(manual polybrene method,手工凝聚胺法),現已成為全台的標準作業。我們的發現在國際著名的刊物上繼續出現,引發關注,我們的血庫因此變成國際著名的實驗室。
 
 
不計個人名利 只求捐供血安全
 
  媽利醫師說,如果那時沒有受到排擠,就不會有機會和輸血醫學結下不解之緣,因為去管理血庫,意識到用血的重要性,台灣需要趕緊建立一個安全的環境。然而,前面篳路藍縷的艱辛往往不被人瞧見,世人眼中所見的盡是結實累累飽滿的果子,在後來捐輸血制度穩定運行,步入軌道後,曾有人用欣羨的口吻對媽利醫師說:「妳現在是坐在金礦上耶,底下都是寶物」,媽利醫師心裡從來不渴望個人的名利成就,對於對方的調侃並不在意,她強調:「能夠把安全的捐輸血環境做起來當然很好啊,很開心大家來幫忙,趕快分配給大家一起做,我們是秉持紅十字會精神在做事,募來的每一袋血都是公共財,不是個人的私財。」
 
  為了確保輸血的安全,需要有足夠的血液,1983年衛生署邀請紐約血液中心主任Dr.Kellner來台灣協助,他建議成立「台灣的國家血液政策」。當時的衛生署許子秋署長剛好是媽利醫師高雄醫學院時的老師,看媽利醫師如此熱心在協助捐血中心,邀請她參與政府推動國家血液政策;1984年公費派媽利醫師去歐美考察一個月,瞭解先進國家的捐供血系統及血液事業如何運轉,之後與葉金川等積極參與國家血液政策。

1991年,台灣輸血學會年會邀請國際輸血學會會長Harold Gunson(左一)、前會長G. Archer(右三)及日本輸血協會會長湯淺晉(右一)、前會長遠山博(右二)來台演講,與時任衛生署署長張博雅合影。
 
  媽利醫師手上的一份「捐血中心供應量佔醫院總用血量百分比」資料顯示,1985~1987年間的佔比在76.15%~78.92%,1998年突破80%,達到81.68%,1989年上升到87.37%,1990年直接衝上94.18%,1991年持續上升至96.46%,到了1992年捐血中心可以百分百全面供應醫療用血。
 
  這一串數據背後傳達的資訊是在捐血中心能夠供血之前,台灣是曝露在用血的高風險之中,早期有酬供血者佔比最高,所謂有酬供血者即是各醫院花錢買血,而供血者便是俗稱的「血牛」,有固定的也有不定期地出現在醫院急診室等待「賣」血的機會,對於供血者的來源,醫院未必能夠確切掌握。台灣努力推動安全用血的同時,國際間正如臨大敵面對新的愛滋病毒侵襲,幸好在1992年達成捐血中心百分百供血,否則在用血來源缺乏有制度地篩檢下,勢必難以防範透過血液傳染的愛滋病毒,後果不堪設想。有人認為台灣幸運逃過一劫,稱讚台灣很有遠見,但對媽利醫師而言不過就是導正錯誤、做正確的事。
 
 
面對錯誤絕不退讓
 
  說話輕聲細語的媽利醫師,談起嚴肅話題的認真神情令人心生敬畏,敬佩於她的專業、畏懼於自己的不足,像是進行醫院血庫評鑑、醫院的檢驗評鑑及各捐血中心的評鑑,見到不對之處常直言不諱地批評,提出改善的建議,各醫院每到評鑑莫不上緊發條 。
 
  中華民國捐血運動協會於1990年捐資成立「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捐血事業基金會(2008年更名為「醫療財團法人台灣血液基金會」),主管機關由內政部改隸為衛生署。這項改變的背後,是媽利醫師和夥伴們不斷向有關人士建言,為的是促進台灣更安全的捐輸血環境。
 
  媽利與孫建峰等醫師從1988年開始做捐血中心的評鑑,一次評鑑會議上基金會董事長發言,言下之意是評鑑委員若再不滿募血狀況,捐血中心就不供血給醫院,媽利醫師一聽勃然大怒,立即糾正該董事長:「話不是這樣講的,由於國家現在只有一個機構在做血液勸募,所以你們有責任提供所有醫院需要的用血量,未能提供足夠的量就應該去思考如何增加捐血量,應該設立企劃單位訂定每年募血目標。」

1991年到台東捐血站評鑑,左一為衛生署石美春(現為衛福部參事),左二為雍建輝,右二為王鏡山(時任高雄捐血中心主任)。
 
  見到錯誤的情形,媽利醫師絲毫不退讓,在她堅持要求改善下,迫使醫院建立完善的血庫設備和制度,血液基金會除了業務單位外增設企劃課,規劃各捐血中心募血量及擬訂執行募血策略,提升良好的捐血環境,與熱心公益團體如企業、機關、民間團體、學校等維繫長期關係,使捐血來源不致間斷,達到現今捐血快樂、用血安全的捐輸順暢的境界。
 
  媽利醫師的嚴謹治學,台灣輸血學會理事長朱芳業曾親自體會,當時他到馬偕醫院媽利醫師主持的輸血實驗室學習兩個月,每天都很忙碌且充實,雖然僅實習兩個月卻終生難忘且受用,媽利醫師對於朱醫師的這段實習過程仍存記憶,她笑說:「對呀!我很嚴格的,要求他每天做的實驗要詳細記錄下來,隔天要報告為什麼這樣做,一定要徹底檢討。」
 
 
溫柔堅定 永不放棄
 
  人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媽利醫師的人生也像行舟,雖然遇上很多逆流,但她以順流而下之姿應付洶湧波濤,不與之正面對抗,而是用一種溫柔且堅定的態度默默地向前推進,不去想功成名就,只朝正確的道路前行。
 
  近幾年,從好萊塢女演員等女性工作者拋出「me too」拒絕對女性的歧視和不當的騷擾行為後,全球掀起尊重女性狂潮,方興未艾。即使歷史上早已發生無數次的女權運動,然而根深蒂固的父權思想至今仍以各種型態限制著女性,最常見的即是婚姻關係,女性在家庭中所被賦予的責任遠大過於男性,並視為理所當然,像媽利醫師和其他優異的女性同僚們,在職場上和家庭中仍要面臨男女地位不對等的處境。
 
  新世代用「女力」一詞告訴世人,不是要當女強人,而是要做懂得運用特質、活出自我的女性。媽利醫師早已在數十年前實踐此精神,並且以無人能出其右的血液研究證明她的能力,也跳脫傳統女性的婚姻框架和束縛,勇敢活出自己的第二人生,媽利醫師說她從來不放棄自己,最不舒服的時候這樣想著:「我還是上帝所疼愛的兒女,不應該被人踩在腳下!」
 
  現年八十一歲的媽利醫師說,她從來沒有刻意要去達成什麼樣的成就,受到阻礙了便努力做好眼前能做的事,並且從中發現樂趣和新點子,慢慢地許多事漸漸水到渠成。子弟兵陸中衡醫師感謝《熱血雜誌》專訪,她寫道:「能夠把過去前人的心血紀錄下來,供未來的繼任者擬定事業發展方針,並從過去的時空中尋找事情發展的軌跡、意義,也許更能看清楚這個大時代的樣貌。我們每個人都是時代滾輪中的小螺絲釘,但是看著身邊的事情一件一件的發生,卻也見證時代的轉變、人事的更迭。人年紀大了,對世事雖不能說了然於心,但卻很開心參與到了。」
 
從媽利醫師身上,我們更要學會:
對於專業知識的追求,永遠不要感到滿足,帶著倔強和骨氣往深處去。
對於身為女性的自覺,永遠不要放棄自己,我仍是上帝所疼愛的子女。

2011年林教授與先生郭教授合影於日本福岡。

延伸閱讀:林媽利醫師教會我們的二三事(下)-無私無懼跨越荊棘 走向應許之地
瀏覽人數:3531
最新異動時間:2020/01/05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