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惠民院長愛捐血,離島之愛不止息
撰文/杜文靖
 
靈醫會愛的種子 老人和社區關懷的好鄰居
 
  1953年天主教靈醫會羅德信神父,從義大利遠渡重洋來到貧瘠的澎湖傳道。目睹當地居民有病無醫師可看的窘境,秉持著服務病患的理念和博愛精神,到處奔走募款,在澎湖成立了「瑪利診所」;到了1957年時,將診所擴建,於澎湖成立第一家教會醫院。羅神父不僅在澎湖行醫及宣教,更在當地造橋舖路、修建碼頭、開鑿水井,甚至以工代賑,鼓勵居民自助助人,協力完成了36戶的水泥式住宅,命名為惠民新村,其後又再開發了惠民二村;他帶著許多會士,如王理智神父,是外科醫師、何義士修士,是內科醫師、馬仁光修士,是內科醫師、梅崇德神父,是藥師,以及呂若瑟神父、呂道南神父、李智神父、達神家神父、潘志仁神父、謝樂廷神父、鮑智修士、韓國乾修士、白寶珠姑娘等等,他們對澎湖的建設以及對民眾的關懷都留下了許許多多的足跡,給澎湖居民帶來莫大的幫助和感念。


惠民醫院的前身瑪利診所。(照片提供/靈醫會)
 
「那裡風很大,沙很多,但也充滿了希望。」-羅德信神父
 
  澎湖島嶼如繁星,各類資源缺乏,更遑論醫療;靈醫會修士們不定期到烏崁、沙港、講美、西嶼等小島做醫療服務,並且針對貧窮島民,收取相對低廉的醫藥費,或者不收,儼然成為島民身心靈健康的依靠;除了提供醫療服務,靈醫會也會協助島民建設地方,例如修築防波堤、道路等等,都由教會募款來改善島民的生活環境。惠民醫院陸續在偏鄉成立醫療站,惠民醫院與教會成為陪伴島民的好鄰居,也是一處重要的寄託。

位於馬公市樹德路的惠民醫院,照看著澎湖居民一甲子。(杜文靖攝)

惠民醫院大廳,不忘靈醫會會祖聖嘉民最初的使命,以及一旁的何義士院長銅像。(杜文靖攝)
 
  澎湖有兩大醫院-部立澎湖醫院及三總澎湖分院負責澎湖地區大部份科別的患者,公立醫院資源算是比較充裕,醫師的派遣也在制度規劃之下,且科別齊全,當然也包括會輸用到血液的各種內外科治療;所以惠民醫院不需要再去做同樣的服務,依當地的需求,漸漸轉型成在地居民慢性疾病、復健的照護,以及護理之家的經營,現更發展兒童早療方面的療程,以不同於大型醫院的醫療服務,把資源留給需要照護的老、殘、童等方面。
 
  惠民醫院如今已創立超過一甲子,現正因為建物已老舊,考慮到安全性以及空間不足等問題,正籌備遷建作業,需要各方幫助;澎湖縣政府除了感謝惠民醫院的在地奉獻外,也肯定其長期在澎湖,服務弱勢族群的貢獻。未來也希望能雙方一起合作,對於老人養護、失能照顧、復健、長照、住宿等照護工作上做更長足的改善,守護澎湖鄉親的健康。
 
 
大鬍子醫師何義士 捐血獻愛永流傳
 
  22歲的何義士修士,離開了故鄉羅馬,秉持「愛人生命,救人靈魂」的教會使命感召,展開海外行醫的旅程,到了中國雲南,全力照護痲瘋病患,反被羅織間諜之誣告而入獄,後被驅逐出境;他回義大利繼續習醫,爾後來到了台灣。
 
  初到台灣,停留在同樣是靈醫會在羅東所建立的羅東聖母醫院,何修士就是騎著腳踏車,到更偏避的部落,去為貧窮的民眾診治,甚至照顧肺結核病人。1958年到了澎湖甫擴建完成的惠民醫院,看到澎湖逐漸老化的人口,交通不便利、氣候無常、醫療資源匱乏的狀況,一待便是42年,他在1984年接任惠民醫院院長,直到1999年在澎湖驟然離世。越是惡劣的環境,越讓何修士堅定信念,他與澎湖當地居民的關係密切,是澎湖人口中的「大鬍子醫師」。

左圖:何義士修士巡診,於醫療車上診治病人。右圖:何義士修士到病人家中為病人診治。(照片提供/靈醫會)
 
  大鬍子醫師除了在惠民醫院看診外,更在門診之外的時間,喜歡迎著海風,騎著腳踏車,穿梭在澎湖的大街小巷之中,更遠也會騎到白沙,為民眾巡診;晚上都在醫院值班,澎湖民眾再晚都能找到何修士,他也永遠以慈靄的笑容面對病患。
 
  在無償捐血意識尚未開放普及的年代,何修士深知血液對醫療系統的重要,便身體力行捐血,一生捐血三萬七千多毫升,不僅獲得績優捐血人表揚,也擔任中華捐血運動協會多屆理事,對推動捐血不遺餘力,許多教會修士也加入捐血的行列。曾聽捐血中心資深護理同仁提及,何義士修士曾有次捐血時,手臂扎針不順利,何修士說,「手不好扎,妳扎我的腳吧!」護理人員都為之感動。據說若在醫院,遇有病患無力負擔輸血費用的,或是遇有急症需要血液的狀況,何修士都義不容辭捐出自己的血液,堪稱活動血庫。何修士極其節儉,路上看到鐵釘都會撿起來備用;受到績優捐血人表揚時,也沒有一套適當的衣服能穿上台,還是友人代為購置西裝。

何義士修士是澎湖人口中的大鬍子醫師,也是捐血中心護理人員所稱的捐血修士,熱衷捐血不間斷,總共捐了37,000多C.C.,救人無數;並曾擔任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的理事。
 
「我老了,但願有更多台灣本土醫師能到澎湖服務,照顧那些孩子赴台打拚、膝下乏人承歡的老阿公、老阿媽們。」-何義士修士
 
  何修士一生奉獻,獲獎無數;除了捐血績優表揚外,也曾獲第一屆醫療奉獻獎、內政部和紅十字會獎章、當選好人好事代表,也得過「澎湖榮譽縣民」的證書。義大利總統史卡法洛也頒予最高騎士章,表彰他在兩岸五十年的貢獻。但他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他始終心繫澎湖,他從滿頭黑髮到一口白鬍子,眼見當地年輕人口不斷流失,老化問題嚴重;看病的老友從少年、青年、壯年到老年,而今慢性病一一纏身,老人獨守家鄉的孤寂心情,他深刻體會;他說,「台灣社會雖然已經成長、茁壯了,但有更多角落仍需大家關心。」
 
  一直跟隨著何修士的韓國乾修士回憶,1999年8月15日,一如往常的,中午何修士還參加了聖母升天彌撒,下午還騎著腳踏車出去;沒想到,晚餐時二度叫門,才發現他沒有氣息了,像睡著了一般。75歲的何修士,因突發性心臟衰竭,安詳地臥在他一手創立的惠民醫院院長室椅子上,像每次運動後歸來一般;卻從此長別了他守護42載的澎湖鄉親;告別式時,甚至有接受過何修士血液的病患前來哀掉感念他輸血救命之恩。此情此景,也從此成為澎湖人記憶中所收藏的最溫馨、動人的一頁。

 
在何義士修士逝世隔年(2000年),在惠民醫院附近的澎湖縣議政大樓後方小公園,設計何義士雕像,正是大鬍子醫師的日常樣貌,讓居民隨時懷念。(杜文靖攝)


陳仁勇院長捐血如細水長流
 
  現任的惠民醫院陳仁勇院長,是位長期捐血人,目前已捐60次,是馬公捐血站的熟面孔。第一次捐血是在台大就讀醫學院時,學校辦捐血,看到捐血車就上去捐了。院長笑著說,「啊就當做資源回收啊,不捐也是會慢慢代謝掉,捐血可以幫助別人啊,能捐血就捐血,其實很單純就是這樣,也一直維持著這個習慣。」問起中間怎麼經常中斷,院長說:「因為常常去國外偏鄉義診啊,那些落後地區又是感染危險區,每次回來就要隔一年,所以進度很慢啊!」看來捐血這件事,對院長來說算是重要的事,只是礙於醫療服務,只好細水長流了。院長也提及早期血源不足時,很多在手術枱上需要輸血的病患,都由修士們直接捐血使用,教會的會士就好像現成的血庫般,救命為先。現在捐血觀念普及了,雖然不再有過去血液匱乏的窘境,但捐血觀念仍是一件長長久久的教育。

捐血60次的陳仁勇院長「能捐血就捐血!」
 
  「有些地區和早期的台灣一樣,藥幾乎都要靠進口,所以藥非常貴。」聊起義診,院長若有所思。「曾經我在義診時,看到三位帕金森氏症的病人,他們需要的藥,藥價是台灣的十倍,他們吃不起藥;我就在想,就從台灣把藥帶過去就好了。」院長去義診的地區多半醫療及藥物資源匱乏,病人常無法受到良好、持續的照護,相較於有健保的台灣,難免有一些感慨。
 
  陳院長本身是神經內科的醫師,夫人是身心內科的醫師,目前每周會固定來到惠民醫院看診,兒童的早期療育專家,在澎湖正積極推動兒童早療工作。說起來到惠民醫院服務的歷程,院長又靦腆的笑著說,「其實是我太太鼓勵我來,原本在羅東聖母醫院擔任副院長,平時最煩惱龐大的醫院行政工作,沒想到來到惠民醫院當院長後,不只行政工作,還有更大的挑戰等著我。」
 
  目前惠民醫院因為種種因素,正在籌備遷建作業,院長笑說:「我沒有辦法完成這麼大的任務啦,還是要靠靈醫會的主導,和政府、各界的幫忙。」但是勢在必行的惠民再造工程,的確是個重要的里程碑;現在的惠民醫院主要以慢性病為主,設有「護理之家」以及「兒童發展聯合評估中心」,未來要著重哪一方面的服務,正好在這個時候可以通盤做一個整理。院長表示,澎湖老化嚴重,老人照護的服務絕對是當務之急,還有一群新住民也需要關懷。新住民在養育下一代時經常碰到難題,間接造成孩子在幼兒身心發展的過程中出現遲緩或障礙,所以惠民醫院積極推展兒童早期療育,早期發現,才能及早介入,提供教育資訊和早療支援;然而問題根源仍在於新住民沒有足夠的教育能力,因此院長更希望能結合教會、社區的力量,幫助新住民學習語言、文字、文化,甚至可以有興趣或技能的課程,加強交流,有助更深化、融入在地生活。
 
  語畢,院長也強調,只要緩捐時間到了就會去捐血,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又去哪裡義診了!採訪團隊在醫院裡轉了一圈,又在一樓看到院長和家屬病患親切的話家常,問問病況是否改善;隨後又在護理之家看到院長去看看老人們;視病猶親,應該就是陳仁勇院長的寫照吧!


即便過了看診時間,陳院長也在各樓層間馬不停蹄的照看病人、噓寒問暖。(杜文靖攝

郭婞淳將比賽獎金做公益,捐贈惠民醫院救護車,嘉惠澎湖民眾。(照片提供/惠民醫院)


(點圖進入募款網頁)
瀏覽人數:758
最新異動時間:2019/09/3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