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無聲耕耘 腫瘤醫學導師~王秋華醫師
編撰/呂宜螢
照片/王秋華醫師、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台北捐血中心
 
做自己就是對世界最好貢獻
 
  沒有一種勉強可以持久,如果經過很長遠的時間,為著美善的目標仍在生命中甘之如飴的付出奉獻,這樣的執著和羈絆應該是一份真正熱愛的理想,這樣的理想不是安身,而是立命,是一種安頓生命的崇高層次。
 
  然而理想總是使人出眾非凡,即使這理想可能並不實惠,不能夠讓你成為世界首富;即使這理想可能無人欣賞,不能夠讓你擁有廣大粉絲。如同蘊藉內秀的王秋華醫師向來淡泊無求的處世態度,僅僅只是堅毅安靜的做好她自己,就已經對這世界做出巨大的貢獻。
 
  王秋華醫師,她是台灣首批血液專科醫師和台灣首批腫瘤專科醫師之一,1999年榮獲徐千田癌症研究傑出獎,2012年獲得中華民國全國醫師聯合會台灣醫療典範獎,同時也是2017年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癌症醫學終身成就獎得主。


 
 
滿腔熱情踏上習醫之路
 
  她,1933年生於台北西區一個經營木材廠的富裕家庭,父母相當重視子女教育,小學暑假曾因故送她去姨婆家寄宿半年,就是希望她能好好學學禮貌和規矩。姨婆跟父親只差一歲,從小一起長大;姨丈公正是當時萬華知名的開業醫師李朝北,更是王秋華父親所仰慕的學長。
 
  不長不短的寄居時光裡,日日看著姨丈公為病人診斷、治療、開藥,姨婆協助俐落的包藥、與病人話家常……也看著病人與家屬充滿感激的離開診所。能救人,真好!種種醫者與病人之間的互動,深深地影響了王秋華。而表姑李淑玉當時正遠赴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習醫術,常常寫信回來敘述她在日本醫學院學習的生活點滴。一張表姑正在解剖的照片,更是讓王秋華欣羨不已,巴不得自己立刻就能成為影中之人。就這樣,在醫師家庭的耳濡目染之下,果真就此點燃了王秋華想要從醫的火苗。
 
  王秋華北一女畢業之後,如願地考上台大醫科,展開一段對她來說是艱辛又逸趣橫生的學醫之路。王秋華雖然外表瘦弱蒼白,但其實她在中學時代就是個運動健將,曾經在短跑項目中跑出平全國紀錄的佳績,獲得第一名,大學時代也因為優秀的運動成績曾有機會出國比賽,但是王秋華終究還是因為選擇了行醫救人的志向而放棄個人體壇中精采的一頁。但她在習醫路上,始終依憑著體內永遠留存的運動家精神、好勝不服輸的毅力,一步一步的踏行而來。
 
  在醫學院生涯中,大一期末考僅考了一科,因為一場腳踏車擦撞意外,右手臂劃出一道十幾公分長的傷口,導致其他七科即使補考也只能以六十分低分通過。這樣的結果讓她很不甘心,激使她在二年級時更加發奮用功,果然如願取得前五名的書卷獎,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後來,王秋華做實習醫師第一天,被派到血液科病房,有位白血病病人需做血液常規檢查,因住院醫師表示自願要幫忙做白血球分類,原以為可以樂得少做一份報告,沒想到住院醫師最後並沒有做出來,讓她在實習階段的一開始就被總醫師狠狠責備:「為什麼沒有做白血球分類?這是你們實習醫師的工作,實習才第一天就這麼扯爛污!」
 
  王秋華雖不甘被責備,卻也知道這原是自己份內之事。她心想,「看血球難道有那麼困難嗎?」這樣一件小事件造成她內科實習成績比其他科成績差,激發起她的牛脾氣,越是被質疑就越是要做得更好,畢業後,她不但因而選擇了內科,也成為王秋華在日後總是特別對血球下工夫鑽研的原因。

2003年益康國血製劑產品說明會。(台北捐血中心提供)


男尊女卑的醫界體系
 
  1959年,王秋華從台大醫科畢業,也結束了實習醫生生涯進入內科,但是得繼續另一段無薪可拿的「固定」實習醫師階段。這是當年男女不平等制度下的產物,為了避免同屆男同學因當兵而造成的男女差距,女生或不能當兵的男生都無法直接成為住院醫師。雖然名為固定實習醫師,但是工作負擔卻和住院醫師相同。
 
  當年女醫師非常稀有,不但沒有受到較為寬厚的對待,反而是發展處處受限,就如同在其他職場一樣,升遷也是往往優先考慮男性。當王秋華即將結束住院醫師階段,憑著優異的表現正希望朝總醫師方向前進,卻被主管明顯想要留男不留女的意向潑了一桶冷水,一時激憤之下便提出了辭呈。
 
  表姑李淑玉醫師當時在實驗診斷科擔任主治醫師,她是台大第一位做心電圖的專家。王秋華尋求她的幫忙,因而從內科轉入實驗診斷科,成為實驗診斷科第一任的總醫師,從此便開始跟著恩師劉禎輝教授學習血液學。除了幫忙紀錄病例、開處方、醫病溝通,她也要做技術員的工作,同時擔任醫學系實驗診斷學課的助教。


轉入幕後仍是行醫
 
  王秋華進入實驗科血液室後,埋首其中就是二十年之久。血液室的診斷實為臨床血液科診斷與治療最重要的依據,他們在幕後默默耕耘,檯面上的光榮和功勞不屬於他們,但卻是臨床醫師最重要的幫手。
 
  王秋華的恩師劉禎輝教授是當時台灣血液學界的領導人,除了在台大內科專攻血液病,1954年在實驗診斷科設置血液檢查室,並於1965年創立台灣第一個醫院血庫,為台灣醫界一項重要創舉。王秋華跟隨劉教授,除了在血液學研究精進之外,也涉足抗癌化學治療。


1963年進入實驗診斷科,於血液室留影。

1965年授課的樣子。
 
  由於血癌是全身性的疾病,必須施以全身性藥物控制及抗癌化學治療,1960年代已經發展出有效的化學治療方法,使得存活率大為提高。此外,若固態癌已經無法大範圍切除或實施放射線治療,病人往往就會被轉介到血液科進行全身性的化學治療,血液科醫師也因此更加熟悉化學治療,後來延伸到台灣許多醫院的分科還是將血液科和腫瘤科放在一起,統稱為血液腫瘤科。


腫瘤醫學致力發展與創進
 
  劉禎輝教授創立中華民國血液病學會,提供了血液專科互相切磋學習的平台,也介紹國外血液學在基礎及臨床上的進步成果。王秋華就經常參加各國際學會的會議。此外,又獲得中華醫藥董事會獎學金,成為台灣第一位赴美進修、學習化學治療的醫師,期間在美國安德森醫院腫瘤研究院所習得關於癌症治療的新觀念與做法,回國後一一推廣,讓台大原本落後美國甚遠的癌症醫療水準慢慢提升。
 
  王秋華於1975年首先在內科門診治療室設置抗癌化學治療專屬區,為了提供患者舒適而專業的照顧,治療室裡面有電視、收音機,空間寬廣、動線流暢,窗外是醫院內庭的芳草紅花,室內則是輕柔音樂飄揚迴盪。這也成為今日台大化學治療室之雛型。化學治療的方法與觀念也因她有了重大的演進,從單一藥物轉變為多種藥物合併使用,增加癌症的治療效果並減少副作用。

台大醫院的化學治療室從第一代開始,都是由王秋華醫師親自設計。圖為腫瘤醫學部成立後的第二代化學治療室。


1987年王秋華醫師成為台灣第一批血液科專科醫師。

1990年台灣第一批腫瘤科醫師誕生,王秋華醫師的證書序號就是3。
 
  在當時那個年代,保險觀念並不普及,也沒有健保和勞保,化學治療費用尤其昂貴,遇到籌不出醫藥費用的患者,王秋華心有不忍,總是經常自掏腰包,或是為之添購營養品或奶粉。至今未婚孑然一身的她,已將大半生都奉獻給醫學,也樂於將錢財散給需要醫藥資源的病患。
 
  王秋華也是台大腫瘤醫學部籌劃小組成員之一。自從成立腫瘤醫學部後,癌症病人不需在各科間遊蕩,耽誤診療時間,各科的整合能讓病人享受有效率、更人性化的醫療。醫學部甚至還納入支持團體、社福等單位,能提供病患家庭相關的社會資源,給患者身心靈全方位的支持。除了臨床服務之外,腫瘤醫學部也涵蓋教學與研究,不但培育人才、訓練專科醫師之外,也設有專職研究員,著重本土癌症基因體研究、流行病學研究等等。而這一切將可以把台灣的癌症治療及研究帶到一個全新境界,達到世界一流的水準。

2010年台大醫院血癌研究團隊獲得「研究卓越獎」。(第一排右一為王秋華醫師)


骨髓移植一路摸索
 
  王秋華雙親在1982年相繼去世,這正是她最痛苦難捱的一年,卻仍得迎接台大血液科團隊即將進行全台第一例的骨髓移植。面對全新的挑戰,王秋華與團隊一起探索解決各種問題,無論是無菌的病房、骨髓的貯存、病人術後護理等種種問題,國內並無先例可循,團隊還是成功的完成了台灣首例骨髓移植,給了台灣醫療界很大的鼓舞和信心,也提供了很好的經驗給後進參考。
 
  王秋華接下來又籌辦設置骨髓移植病房,她絞盡腦汁的想要改善過去無菌病房的種種問題,希冀能設計規劃出更符合人性更舒適的骨髓移植無菌病房。例如為了讓病人能跟外界交流,病房中有一大面對外的窗戶,病人與家屬可以隔著玻璃看到彼此,並且利用對講機通話,讓病人不致於有被封閉起來的憂鬱感。又例如,透過紫外線殺菌,病人能將喜歡的書籍、收音機帶入病房紓解心情。
 
  距首次骨髓移殖手術十年之後,骨髓移殖醫療技術已經漸漸成熟,但是骨髓來源卻仍是一大問題。為此,王秋華偕同陳耀昌醫師策畫發起骨髓捐贈驗血活動,1993年將當時登錄資料轉贈慈濟醫院,成立台灣骨髓銀行。目前為亞洲第一大的骨髓銀行,除了提供台灣病患使用外,也支援日本、中國大陸甚至歐美地區的亞裔患者。

2004年台灣醫學會活動留影。左起王秋華、林國信與侯勝茂。

2011年王秋華醫師(右三)等人參加ASH年會。


主持醫學研究作育英才
 
  除了骨髓移植之外,王秋華仍持續在各種血液相關疾病中深入鑽研,從1987年開始,主持台灣HTLV-1(人類嗜T淋巴球病毒第一型)的研究,結果發現HTLV-1可藉由輸血感染,動物實驗中也證實垂直傳染是經由母乳傳染,或在性行為中由男性精液傳給女性,顯然HTLV-1是藉由感染的淋巴球所引起。因為這項研究的結果,促進台灣血液基金會從1995年後對捐血者全面實施HTLV-1的篩檢,讓用血人有了更深一層的保障。
 
  此外,王秋華協助建立了對白血病的分類,對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細胞標示也有深入研究,她在血液醫學上還有無數重要的發現和研究成就,無法一一細數。
 
  王秋華是學生公認的好老師,許多學生談起王秋華,都說王老師教學非常用心,授課方式條理分明,特別擅長用條列和繪圖的方式,將複雜深奧的內容化繁為簡,讓學生容易理解。尤其血液學往往不容易引起學生熱情和興趣,王秋華孜孜不倦,花了許多心思,巧妙融入日常生活熟悉的比喻讓血球變得更容易親近,她耐心而認真的教學態度,使血液學因而吸納了更多新血和人才加入,可謂她對血液學的另一大貢獻。

現在教學已經進步到多頭顯微鏡,王秋華醫師(後排中)最喜歡與年輕醫師一起流連於顯微鏡下的世界。


退而不休也工作也休閒
 
  研究血液、也為了病人與癌症辛苦戰鬥了半個世紀,但1997年王秋華自台大退休後,隨即受台灣血液基金會之邀,進入台北捐血中心服務,從一個「用血」的醫師轉變成一個為「血品安全」把關的醫師。
 
  除了協助捐血中心的醫療工作之外,她仍在一邊繼續進行研究,發表多篇與輸血相關的論文,同時亦沒有中斷她的教學工作,繼續發揮她多年教學經驗。與年輕學子們研究共同研究血球時,總是讓她神采飛揚。


只要談到血球,王秋華醫師總是滔滔不絕,神采飛揚。(梁妃儀提供)

 
  捐血中心的工作中,她十分樂於與逾齡捐血者面談,與這些熱心公益的長者面談時,不但能交換生活經驗,聽到許多不凡的見聞,談笑間也一邊提供給他們血液、健康方面的種種建議。令她感到滿足與快樂的還有,捐血中心的工作人員大多為年輕人,總讓她受到青春洋溢、活潑創新的氣氛感染,使得王秋華在退休之後,仍能感受生活充滿能量和活力、還能享受到工作帶來的成就感。
 
  退休後,除了繼續實踐行萬里路的各式旅遊之外,王秋華同時參與了台大醫院的國畫社,與同學們輕鬆自在的悠遊在古典藝術文化中。而最令她感謝的當屬與家人們的關係親愛緊密,王秋華目前住在小妹家中,受到妹妹照顧。自小以來,家人的包容與理解,讓她能始終能自在的選擇好好做自己,而今仍能和兒孫輩們打成一片,一家人和樂融融,享受天倫之樂。

2001年王秋華醫師參加板橋捐血站舉辦的捐血活動。


久於其道天下化成
 
  天下未有不恆可以成德,在這世上,每個人的能力皆有侷限,專注的做好一件事情的人,便足以出類拔萃,便足以自然生出光輝。有些成就並不一定耀眼奪目,卻價值無窮意義深長、甘美雋永傳芳萬世。
 
  王秋華總是不斷地感恩他人成就現在的她。她自謙地說,自己一生平凡,沒有世人所尊敬的名銜和成就,也沒有出任過顯著的主管職位,她只是個基層的水泥工,努力的為醫學殿堂打造一個穩固的基礎。然而,我們卻在台灣腫瘤醫學發展的每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都見到了她的身影。
 
  行醫路上不忮不求,但行好事不問前程,王秋華醫師細火慢燉出自己充實而寧靜的人生味,也造就成一個如此優秀的醫師,雖然她認為自己只是盡心利濟、樸實無華,然而實則在不知不覺中成就出一個「人亦少她不得,天亦少她不得」的立命之道,在生命不斷繼起的歷史大洪流裡,蘊藏不朽的貢獻與意義。如同她靜靜緩緩地向前走來,我們回望她背後的曾經,那走過的風景,真美!
 

2019年1月分離術捐血者逾70歲的畢業照(最後一次捐血合影)。(台北捐血中心提供)


參考文獻:
◎梁妃儀,2018,《不忮不求醫者路,腫瘤醫學的導師:王秋華》,台北市: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
◎感謝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同意授權,引用《癌症終身成就獎專刊-王秋華》一書資料。
瀏覽人數:697
最新異動時間:2019/09/29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