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邱慶耀捐血2,000次 拒絕「退貨」人生
採訪撰文/黃怡君
照片提供/邱慶耀
 
  「人的身體健不健康,捐血一趟就知道了,檢驗未通過,立即退貨!」邱慶耀履行全方位(心理和生理)健康管理,誠實面對自己的身體,從25歲到65歲、從全血到分離術,40年的捐血生涯,沒有一次被退貨,創下2,000次傲人的捐血記錄。
 
  其實邱慶耀已超過一般捐血年齡的上限,目前適用血液基金會現行逾齡(65歲至70歲)捐血規定,仍持續捐分離術血小板,每次需經醫師面談,捐血間隔也拉長到四個星期,幾乎整整一個月健康不能出現任何問題;這對年長者來說並不容易,但在他身上嗅不到一絲老邁氣息,長期簡單的生活和健康的思維讓他衝破身分證上的年齡,以實際的身體年齡來挑戰捐血年齡最高上限。
 
捐血2,000單位,是健康的最佳證明;堅持,就能達標!(攝影/台北捐血中心)
 
讓健康成為社會資材
  運動是邱慶耀的日常,走路、跑步、騎單車,都是他的家常便飯,「我正在規劃一趟環島之行,用走的,已經走過好幾次囉!」他一派輕鬆地說,這趟旅程的名稱是「1+9 長長久久」,1+9是行走路線台1線和台9線,長長久久意指走路運動、健康久久,「規劃完成後會放上臉書,我有一票追隨者。」看得出來他略顯得意,但也不枉幾十年來努力推動才有現今的迴響。民國83年起擔任雪霸公園解說員迄今、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志工十年、捐血志工等,參與的志工活動不勝枚舉。
 
走路環島,體現簡單生活哲學。


邱慶耀喜愛大自然,長期擔任雪霸公園解說志工,來回雪霸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一點也不累,樂在其中。
 
  邱慶耀表示,不論他在哪個領域,所推廣的只有一個「健康」觀念;唯有健康是社會的資材,環境、觀念和價值等因素交錯影響社會的健康,近十幾年來他積極從事環保教育志工,期望人們的物質生活可以更簡化,回歸樸實,根本之道在於應思考「如何讓問題不要發生」,而不是一逕地解決問題,但我們都太推崇高效率解決問題能力,卻失去了「誠信」,亦即面對社會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邱慶耀除了捐血也擔任捐血志工,服務更多的捐血人,也努力傳遞捐血救人的理念。
 
捐血與社會參與
  循線邱慶耀擔任志工的軌跡,不難發現他是一個高度社會參與的人,能夠捐血數十載從不間斷,與其社會使命感密切相關,並且掙脫貧窮和身分的限制,走出自己的一條社會參與路程。
 
  邱慶耀小時在雲林長大,父親原本在土庫開糕餅店,八七水災導致賴以糊口的糕餅店和工廠嚴重受創;但父親仍勉強撐著維持家計,當損傷還在彌補,隔年又逢八一水災,徹底壓垮糕餅生意,父親只好帶著全家回到三峽老家,找到海山煤礦的工作,舉家在土城定居,窮困的家境他不敢奢望升學,民國56年小學畢業後,即應徵到五金行上班。
 
  民國50年代,邱慶耀工作的五金店位於台北後火車站一帶,在圓環的對面。第一年尚在懵懂學習,第二年老闆便放心地讓他騎著鐵馬去送貨,之後改踩三輪車,送貨地區到新莊及樹林一帶,十幾歲的孩子使盡力氣踩著踏板,橫越台北市和台北縣的中興橋,盡責地完成被交付的任務;他最怕從新莊到板橋的新海橋,因為那座橋坡度大,很難踩上去,總是在前一晚擔心得睡不好。一次他渾汗如雨地踩著踏板過陡坡,突然間腳下變輕了,一下子就踩上來,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騎著摩托三輪車的先生在後方推他一把,這位好心人載滿一車玻璃瓶,也很吃力地在爬坡,仍伸出手助他一臂之力,在他心中刻下難忘的感動,並下定決心有朝一日只要能力所及他也會對人伸出援手。
 
  邱慶耀以前喜歡騎摩托車四處遨遊,常在比較偏遠地區的路上「撿人」,不吝於讓老弱婦孺或走得累了的人搭便車;直到某次意識到社會不再淳樸互信,從此收歛起過度的熱心。那次是晚上加班後從萬華騎經華中橋回中和家,在橋頭見一女子正要走路過橋,他直覺已深夜11點,女子單獨行走過橋不安全,好心詢問是否載她一程,女子戒心甚重不敢搭乘,並拿出哨子握在手中,他見狀即作罷,「女子有警戒心是正常的,只是有感於社會風氣丕變,人與人之間難以信任,單純助人的想法卻顯得愚蠢,助人,自然就好。」
 
  加入捐血絕不讓助人的熱情被澆熄。邱慶耀忖度自己一介「工人」,如何做到社會參與?捐血為他提供一個絕佳的途徑,退役時他特別選在五一勞動節帶著滿腔熱血地去到台中捐血室打算捐血,結果不巧捐血室人員都在忙,沒人招呼他,他也沒上前詢問,將捐血室從頭到尾走一遍後離開;他回想,「沒捐成的原因是自己心理還沒準備好」,隔年的勞動節再去,不僅捐血成功,後來成為捐血隊志工協助推廣。
 
  早期醫療制度不似現今完善,家裡若未存放現金應急,萬一遇上需緊急開刀或住院,繳不出保證金的話醫院不會收治處理,這個狀況也促成邱慶耀捐血,「做工存錢不容易,沒有什麼錢可儲蓄,那就儲血吧,至少有個保障。」這張捐血卡果真發揮功用,幫到親友在危急時紓解用血壓力。(:無償捐血觀念未普及的血源窘迫時代,訂下有捐血卡者可優先領血的制度,以鼓勵大家多捐血;80年代後,社會普遍認同無償捐血,血源供應充足穩定,已取消此制度)。
 
邱慶耀認為捐血是社會參與的最佳途徑。
 
複製下個邱慶耀
  沒有物慾、吃得簡單、作息規律,現在的邱慶耀過得自然自在,唯一的煩惱是當挑戰捐血最高年限成功的時候,也代表必須退役了,屆時一定難掩失落;捐血中心當然不捨,目前中高齡者是長期捐血的重要族群,礙於規定及安全的考量,不得不面對隨著年齡達到限度而離開,也急於複製下一個或更多的「邱慶耀」,接續成為捐血的中堅分子。
 
  邱慶耀說,即使他不能再捐血,也會一直為推動社會的健康而努力,將自豪的未曾被「退貨」的經驗傳承下去,向每個人推廣透過捐血促成積極的健康管理,奉勸大眾多動、多走路,「人人過得健康,即兌現對社會的責任和義務,亦協助提升社會品質,而良好的社會品質又幫助我們過得健康,如此良善的循環就從捐血開始做起吧!」
 
勤於運動是維持捐血全勤的秘訣。
 
瀏覽人數:131
最新異動時間:2021/02/23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