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留「金」歲月 記我在金門捐血站的二、三事
撰文、照片提供/鍾元輔
 
  坐在機艙靠窗位置,看著延伸的機翼插入天海一際,漸漸朝向遠方狀似美麗蝴蝶翅膀卻有著「固若金湯,雄鎮海門」震懾名號的外島戰地—金門靠近;飛機微微轉了個彎對著尚義機場的跑道輕巧平穩地落地,停機坪上迎接我的是灑滿臉的金門冬天暖陽和冷冽的東北季風。帶著有點興奮又忐忑的心情跳上計程車,努力辨識著駕駛獨特金門腔的閩南語,直奔山外金門縣立醫院旁的捐血站報到,這是民國85年的元旦,我初遇金門的記憶畫面。與這個美麗又深具特色的小島結緣那年,我還未滿25歲,再回首已是將近二十五年前,卻仍像烙印在腦海的照片般深刻至今。
 
  這年,對我個人而言絕對是此生中最值得回憶的一年,因緣際會能在金門捐血站有服務十五個月的機會,期間有非常多的學習、挑戰、體驗、磨練和成長。金門捐血站當年的創站站長是林冠州主任,我85年接任第三任站長的工作。因為有前輩們的打底鋪路,讓我得以在既有的基礎上承先啟後,開展在金門島的捐供血業務。猶記得初接任站長時,擔任捐血站負責醫師、時任金門縣立醫院內科主任的林仁鑫醫師還特別邀請我去家裡用餐,時常關心我和站務,對後輩的溫情關懷與照顧特別讓人暖心感動。
 
  醫檢專業的我剛加入台北捐血中心半年,就接受了指派來到金門站,雖然行前接受了兩個月的培訓,但每天工作其實非常戰戰兢兢。捐血站的規模雖然不大,人力配置只有三位,但業務範圍其實跟本島的捐血站幾乎完全一樣。加上人員排班的因素,站上許多時間只有兩位人員在輪值,要負責捐血團體招募與捐血觀念的推廣、站內全血和分離術捐血服務、血品成分處理和血品庫存供應業務與管理;工作的另一個挑戰在於除了站長是較長期的派任外,其他護理或醫檢同仁皆是由本島前來短期支援一個月至三個月不等,所以幾乎每個月都在進行工作交接。
 
  即使如此,為了積極推廣捐血以及提升捐血站的運作效率,每個月還會利用人力完整的幾天密集安排外出採血,開著「自立五號」捐血車,搭配一位護理人員,穿梭在整個金門島內,真的是上山下海;曾開上過毋忘在莒的太武山,也開進過料羅灣的海軍小艇隊碼頭邊,還前進到各個隱密的部隊據點外的軍事要地,著名的「伯玉路」更是每週物資運補與血品調撥運寄時,往返尚義機場必經的中央大道。位於山后附近海軍雷達站的優美環境以及文質彬彬的許瑞明站長讓我印象極為深刻,當時許站長與我兩位站長惺惺相惜,促膝坐在雷達站裡的大石頭上分享彼此的夢想,然而他的夢想早已在多年前成真,成為台東知名生態農場的場長和保育專家,我們的友誼也持續至今。
 
  由於外島戰地的特殊性,除供應金門當地的醫療用血外,還能支援本島的用血。當年居民對於捐血觀念尚趨保守而需要更多的宣導與在地支持之際,真的有太多的故事和受到許多貴人好友們的幫助,到現在我都歷歷在目且一直銘感五內。時任金城鎮鎮長的許金象先生,因為有鎮長的認同與大力支持,讓我們每一季都能前進金門最熱鬧的金城鎮舉辦和推廣捐血活動,旁邊金門高中的教官還會引領同學步行過來,獻出不少年輕學子首捐的熱血;金門日報翁碧蓮記者每月都會幫忙捐血站刊登軍民捐血活動報導,讓我幾乎每月都上了當地的報紙。
 
許金象鎮長(左)熱心捐血,當年前往金門支援的護理人員(右),日後成為作者的牽手,金門成為定情地,促成一段美好的良緣,成為永遠的佳話。
 
  小金門烈嶼教會的陳汶濱牧師,每次都利用從台返金時特地繞到金門站捐血,更在牧師的協助與安排下,成就了到小金門舉辦捐血活動的創舉,首次活動還邀請到永遠的志工孫越叔叔參與,從水頭碼頭到烈嶼教會的跳島捐血活動,過程其實很辛苦,幸好有金門捐血站志工隊的志工朋友們幫忙,還偶遇正在山外服醫官役的大學學長洪啟惠醫師,也特別用自己的休假來支援在小金門的活動。讓人感動的是我們運用教會裡所有可用的資源非常克難地佈置場地,不見得非常舒適,但是不管是在地駐軍或居民,都還是把握這難得的機會熱烈響應,作為第一線的工作人員,我始終秉持「一袋不嫌少,袋袋皆珍貴」的態度來面對所有捐血人和捐血團體,不管當日的捐血數量多少都是無私利他的心意,絕對值得敬重和感恩。我永遠記得學長支援活動後的分享,原來在醫院手術時看似輕易可得的一袋袋救命的血液,竟是如此得來不易,也承載著這些捐血人的善念心意,真的不能浪費濫用。
 
  
小金門烈嶼教會陳汶濱牧師捐血活動,對金門捐血站募血幫助甚多。


小金門首次捐血活動,孫叔叔特別來到外島參與,也協助對鄉民們宣導捐血。
 
  說到志工隊,就必須提到在金門遇到最熱情、最有奉獻精神的隊長李淑賢大姐,沒有李姐的相挺就沒有志工隊的成立,沒有李姐帶著我奔走地方拜訪勸募,也不會有金門國際同濟會在當年捐血站成立兩週年的時候,捐贈了一輛工作機車供站上人員每天起早趕郵局寄送第一班返台航班包裹,將捐血人的血樣試管送回本島檢驗。還有其他非常多金門在地或來島服役的好友們皆因為捐血站而有緣相聚相識於金門,許多到現在都維持著聯繫,只能說人生真的非常奇妙,關於他們的故事希望日後有機會再分享。
 
  金門捐血站的工作除了勸募血源外,另一個被賦予的重要任務就是擔負起金門當地縣立醫院和國軍花崗石醫院的緊急供血或血品調撥,而金門站也的確發揮了這樣的功能,我永遠無法忘記當病患家屬半夜緊急來站取血,或是在站外等著調撥的血品從本島空運過來焦急的神情;當能把血品及時交到他們手上時,他們感謝的眼神,對當時的我而言,霎時覺得人生真是充滿了意義。當年也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像是太武山軍隊的火燒車意外,我們就整晚待命以因應可能的用血需求,或是造成兩岸情勢緊張的飛彈試射危機,當時前線風聲鶴唳,部隊都提升戰備到狀況四,情況一度緊張,山外街上的營站已經買不到米了,銀樓的金飾也都被掃空了;當下我已有超前部署的發想和準備,甚至思考撤退方案,現在想來有點好笑,但這樣的經歷讓我終生難忘。
 
  派駐在金門捐血站的十五個月,與金門這片土地的人與事產生連結,是一段非常有趣和獨特的經驗與體驗,也一直把金門就作自己的第二故鄉,感謝可以有這樣的緣份和安排,這段歷練也豐富了我的人生。
 
當年捐血站內時常有軍人熱心前來捐血,是金門捐血站內獨特的捐血盛況。
 
  後記,當年元旦是帶著腰傷去報到的,因為沒有適當的治療以及每週必須的運補和血品寄回的過度使用,在派駐期間每晚睡覺時,腰沒有一天是不痛的,留金十五個月給了我一個禮物,就是直至今天從未停歇過的腰痛,真的是讓我永生難忘!
 
瀏覽人數:339
最新異動時間:2021/01/04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