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愛是跨越世代的勇氣 郭本城捐血付出愛
採訪撰文/黃怡君
照片提供/郭本城


郭本城先生4月10日至南海捐血室捐血,已捐出573單位血液。
 
  一位高?清癯的男性依約出現在南海捐血室,護理師對他並不陌生,親切地招呼他:「郭先生,您先填寫資料,在外等一下。」他每隔兩周來報到捐分離術血小板,總是溫和地回應護理師的問題,徐徐靜待1-2個小時捐血結束。他在南海室捐血長達數十年,鮮少人知道他是備受世人景仰的生命鬥士、作家柏楊的長子郭本城。
 
  郭本城的小時候,父親是缺席的,小時父母離異,從此家中沒有父親這個名詞,但他並沒有缺少愛,仍在母親和外祖父母的疼愛和教導下度過青少年時期。柏楊被誣陷為政治犯入獄,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和父親的連結是存在的,「我在童年至青少年的這段成長過程,也曾重重的背負著『柏楊』盛名的包袱,1959年父母離婚我不滿5歲,1968年,父親被調查局以『匪碟』和『打擊國家領導中心』的罪名逮捕入獄,那年我也才14歲,對世事似懂非懂,但卻感覺得到,許多師長親友們的異樣眼光和言語。(搞自郭本城所著《背影》書中自序)」
 
與父親和解
  在軍中服役時期,郭本城仍未能擺脫父親的影子,莫名地背著「匪諜之子」罪名,承受著不公平的待遇;忍耐到即將退伍前,為維護自己應有的假期的權利,他拿刀劃在自己手上表達抗議。23歲時,與剛出獄的父親相認,他開始真正地認識父親,親沐父親深遠廣大的宏知見解;在他的心中,柏揚大師除了是他的父親,也是歷史代表性人物,他和其他人一樣,崇敬父親一生所經歷的苦難和其數不清的著作,從父親的字裡行間與自己的人生經歷互為映照體會,他自謙比不上父親的文豪,但發表的文章中總有獨到的見解和對社會的關懷。
 
  柏揚大師一生共有五次婚姻,郭本城在與父親相認後,也和其他兄弟姐妹保持良好關係,並且一起完成父親的遺願。基因很微妙,雖然與生俱來背負父親的盛名,但他卻活得自在,溫和且寬容,一如父親在遭遇莫虛有的政治責難,在綠島坐了十年黑牢,艱困獄中筆耕歲月,挺住熬過之後,所做的是為生命、自由與人權努力發聲,以文字告知世人從過去的謬誤中重新理解和學習,他也從自己的人生歷練中學會迅速沈澱的能耐,「年輕時候覺得有道理就衝口而出,現在有道理未必能講得通,有時候碰到不合自己想法的事也會很衝擊,但要有能夠很沈澱的能耐,我覺得這能耐必須要有,大概教訓多了,所以才培養這能耐。」
 
  父親之於他,和他之於孩子,兩代間的父子情,有不一樣的時空環境,也有不同的理解和豁達。郭本城說,「小孩有自己要煩惱和承擔的事情,有要為這個社會、人類去做的事,有他們的使命,他們的包袱與負擔比我們大多了,現在孩子都不在身邊,為人父母自己要想開、放下,因為我們不能給他們什麼,操心沒有用,兒孫自有兒孫福,若需要協助的話,我們全力幫忙,給予正面的建議和提醒他們正向思考,孩子們希望兩位老人家健康平安無事,我們自己也不要去煩惱就會平安無事。」
 
  
郭本城先生經常於兩岸演講。


郭本城先生於廣西師範大學演講。

提筆創作做自己
  郭本城不同於父親一生埋首筆墨、奉獻文學,他選擇經商這條路,赴大陸做生意,大江南北跑遍,見多識廣後愈見淡定,並且也開始寫作,成為自由作家。在父親辭世五年後,他提筆著作《背影-我的父親柏楊》,寫下父親的故事、與父子間相處的點滴,平易近人的文筆讓世人更貼近大師的生平和風範。書出版後,在台灣和大陸分別接受許多媒體的訪問,暢談父親。
    
  他也常書寫雜文提出對時事的看法,不帶尖銳的批評,但提出客觀的見解發人深省。如何找出自己的觀點又不落入傷人的陷阱,郭本城說,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就是隨時站反方向去看,提出的觀點是正面的,就從反面去看,同樣地,反面觀點亦從正面去看,正反兩面都去做比較,並且是從自己的經驗去做正反的比較,非突發奇想地比較。
 
    
郭本城先生也經常上媒體受訪,談論父親,也談論文學。

捐血是愛的付出
  「再大的仇恨,也會有盡時,惟有愛,才是超越世代的東西」,這是柏楊大師在遭逢歷史災難後寫給世人的一句無限寬容的話語,郭本城在寫書之前走一遍父親當時承受苦難之處,包括被關了多年的綠島,在那兒寫下被喻為「監獄文學」的諸多作品。他感謝父親沒有教他們仇恨,「人不能一輩子活在仇恨裡,道歉需要最大的勇氣,原諒才是真正的勇敢。」
 
  「愛很自私,第一個想到就是對自己有沒有好處,但愛是要付出的」,他自己付出愛的行動之一即是捐血,從年輕開始的捐血資歷已有數十年,並且很早就捐血小板分離術,以前使用雙臂採血,一次捐血長達二個小時,動彈不得,但仍願意去做。他對捐血有一套獨特有趣的看法,認為應該要去嚐試看看,尤其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成功且得到成就感的事情,為什麼不去嚐試?認真想一想,有什麼事情可以兩個小時內就能成功呢?其次,捐血象徵我們有「權利」可以幫助人,既然有此權利就該去追尋,然後為了實行這個權利,把自己的健康管理好,血液循環良好、新陳代謝正常,身體精神健康,這不是很好嗎?
 
  郭本城的溫文儒雅來自父母親的身教,融合自己的閱歷至今,他註解:「凡事不需提醒的自覺,為人著想的善良,根植於內心的修養,以及自我可以約束的自由,這四點都具足了,對人、對社會都不會造成傷害。」柏楊大師有一本著作「醜陋的中國人」,旨在警醒改進陃習,恢復道德文化的美好,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氛圍,也確實需要尊重和包容,資訊爆炸的時代是非易混淆,人人都應該時刻提醒自己,或者付出行動來捐血吧,用愛跨越世代、征服一切。


上海大眾書局為讀者簽名。
 
註:郭本城先生雖逾65歲,仍然為了能持續捐血,保持身體健康最佳狀態;並在今年的領取了108年度捐血績優表揚由中華捐血運動協會製頒的金質獎章。
瀏覽人數:227
最新異動時間:2020/07/02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