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與孫叔相遇,在公益路上。
文/葉金川

       第一次見到孫叔,我是健保總經理,民國84年。

       他和阿麗姐來辦公室看我,希望健保補助200萬菸害防制經費。當時健保剛開辦,還有一些宣導費用。我不加思索,立即答應他們。

       不過,總經理實在很忙,他茶都還沒喝,白目的秘書就跑進來催客人走。他沒生氣,阿麗拿起反菸胸章掛我西裝領上,孫叔說,不要拿下來,幫我們宣導菸害。

       宣導菸害,是政府責無旁貸的義務,由公益團體來教政府首長如何反菸,我覺得慚愧。之後,我這個總經理到處宣導健保,都掛著那反菸胸章。

       其實,早在民國76年,我當醫政處長時,衛生署廢止血牛制度,我怕血不夠,要求捐血運動協會全面配合提供用血。當時我知道孫叔在幫忙宣導捐血,帶動許多藝人,主動宣導捐血風氣,甚至辦理全國的捐血月活動,從北到南的去宣導捐血,但卻一直沒有機會見到這位台灣捐血運動的幕後英雄。

       與孫叔有較多接觸時,是我在董氏基金會擔任執行長的時候。當時我離開了公部門的工作,到了慈濟教書,董氏基金會的嚴道董事長知道我時間較充裕,便邀請我去兼任執行長;當時最重要的工作是爭取菸捐,菸商端出了美國貿易法301條款,反對徵收菸捐,孫叔和許多志工,也包括了嚴董事長、阿麗和我,到了AIT前面,舉牌抗議,後來AIT請我們進去協商,孫叔堅持留在現場繼續在太陽底下舉牌抗議,一直等到我們出來。

       那年是民國87年,孫叔已經68歲,我48歲,他不吵鬧不喧嘩,就是舉著牌抗議,在鏡頭前出現的孫叔,不需要任何言語,他就是一個公益的典範、就是反菸的代表;菸商會非議董氏基金會,但卻不見有人對孫叔有任何評斷。這段時間,是個關鍵時刻,很快的,AIT回復,只要國產菸與進口菸一視同仁,便沒有違反任何條款的疑慮,同時立法院也通過了收取菸品健康福利捐的制度。

       民國96年,我專職在慈濟教書時,曾請孫叔來演講「尊重生命」,在那個時候,我才完整的瞭解孫叔的生命歷程;孫叔想要分享的是「天、人、物、我」四種關係的良好經營,每個人都能夠帶給自己快樂,也能帶給別人希望!

       菸害防制工作慢慢有成效了,他慢慢把重心移到宇宙光、好消息等教會團體。但是董氏基金會的事,他總還是義不容辭參與。這兩張照片是衛生署與董氏基金會辦理憂鬱症防治活動時的留影。

       別了,孫叔!
       你還是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




瀏覽人數:1470
最新異動時間:2018/05/17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