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我的捐血初體驗
圖文/林佳緯(捐血人投稿)
 
  步履蹣跚,是形容步伐不穩,歪歪斜斜的樣子。從小到大,很少得到嚴重的大病導致頭暈目眩,甚至沒經歷過手斷腳殘以致步履蹣跚。但在這天終於見識到何謂步履蹣跚,彷彿身體不是我的,難以舉手投足,也感受到全世界因我而轉動,卻並不是因為自己佔了誰的心中一席之地,而是宛若身處於錯視藝術家艾雪的作品矛盾空間中,天旋地轉,無法辨別方位。只好在捐血車外稍息片刻,這是我第一次捐血。
 
  因緣際會下,來到某漁港的消防分隊擔任消防役,見到不少大小事故,救護火警船難墜崖,以及對命懸一線與死神拔河的OHCA病患進行急救,卻從來沒有捐過血。即使捐血能獲得榮譽假,對我而言仍毫無動力驅使我去做,這種想到就會緊張卻步之事,無法想像有那麼多血抽離我的身軀,因此一直懼怕著。這天隨朋友陪伴,鼓著勇氣去嘗試,突破那久久無法跨步的障礙;領著資料,填寫時還能感受到手不停地顫抖,字裡行間的潦亂已使驚恐不安顯露無遺。仔細聽著護理人員的宣導解說,也漸漸靜下心來。因稍豐腴的身態,重插了第二次,比起抽血,從來沒這麼痛過,目眩頓時襲眼而來,還好沒陷入昏迷,一時覺得椅子舒適到能緩解不適感,捐血車上的設備著實不錯。耳裡環繞著心跳聲,如同時鐘上指針規律的滴答聲,越來越感受到時間的漫長。細心的護理人員收拾完東西後,我曲著手肘,完成了第一次的捐血體驗。當天晚上一躺即睡,睡得相當安穩,幫助他人又能幫助自己的身體,首次體認到這麼棒的一舉兩得之事。
 
  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雖說身為役男,只是單純協助警消學長姊們,談不上真正的辛苦偉大,但病患家屬們真心的感謝,有如一股暖流注入我心中,而我傳承這份感恩之心隨著那股暖血,給予需要輸血的人。
 
  從此之後,成功克服對捐血的恐懼感,一想到能救人一命,其實沒那麼可怕,也沒那麼困難,救人方式百百種,也許你我也能從捐血開始做起。

瀏覽人數:191
最新異動時間:2019/07/19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