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捐血車   捐血績優表揚   熱血青年   孫叔叔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不知老之將至-楊櫻柑
撰文/謝璿
 
  在登山社裡,她是「楊姐」,五十餘歲才在朋友邀約下開始接觸爬山運動,至今已征服六十座百岳,更是太魯閣、錐麓古道的巡守志工,每週至少一爬的習慣,不只是與三五好友的最佳連結,更與眾山友一同維護台灣山林環境整潔;在教室,她搖身一變,成為專業又優雅的瑜珈老師,除了帶領親友鍛鍊身心,也在各學校內開課,陪伴辛苦教導孩子的老師們放鬆。而套上捐血中心的背心,楊櫻柑除了是笑容滿面接待捐血人的志工外,自己更是長期捐血不遺餘力,一週七天活動滿檔,開朗率性的她以志工為業,樂於生活不知老之將至。 
 
楊櫻柑一週七天活動滿檔,開朗率性的她以志工為業,樂於生活不知老之將至。(謝璿攝)
 
  爬山健行是現代最熱門的運動之一,從鄰近市區的低矮郊山到台灣百岳,不管是欣賞風景或是挑戰自我,無論是誰都能從中找到自己享受的方法,而在爬山運動中,最重要的莫過於補給,每個人身上能背負的重量有限,在承受範圍內,只能自己選擇帶些甚麼,這樣的「爬山取捨學」和「時間」很像,在每一天僅有的二十四小時中,每個人所選擇花費時間的地方,也幾乎能間接展現了最真實的模樣,而漫長人生的所有選擇相加,也呈現了一個人生命一路走來的模樣。

在登山社裡,她是「楊姐」,五十餘歲才在朋友邀約下開始接觸爬山運動,至今已征服六十座百岳。(楊櫻柑提供)
 
  楊櫻柑今年十月即將年滿七十歲,已經是捐血人年齡的最大上限了,捐血二十幾年的時光,累積捐出全血76袋、分離術50袋,總計126次。回想最早一次捐血,是她三十歲上下年紀時,當時台灣的捐血制度還沒有像現在如此完整,也因此有許多不同的故事,像是誰家親友曾經用過血,就會邀集周遭人一起捐血去「還」;或是家中有曾經捐過血的人,之後要用血時,使用順序也會比較優先,有借有還的系統,彷彿正是台灣社會中濃濃人情味的展現。楊姐就是在這樣的機緣下有了第一次的捐血體驗,也因此與捐血結下了不解之緣。 
 
  生長於花蓮的楊櫻柑,就像美麗花東開闊的山海一樣,擁有開朗、率性的性格,令人覺得特別容易親近。小時候家裡開餐廳,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也因此與常來餐廳吃飯的先生相遇,婚後和許多傳統女性一樣,為了照顧婆婆和三個子女,幾乎放棄了屬於自己的生活,為了在日復一日的家庭生活中喘息,楊櫻柑選擇到親戚家的便當店兼差,儘管忙碌,但至少能在辛苦的日常中找到一點空隙。 
 
  直到孩子們漸漸長大、照顧家庭的責任也隨之淡化,她開始了豐富而多彩的第二人生。包括從民國85年就加入的捐血志工行列、受朋友之邀的武法奈尾山之行,則讓她開始踏入登山界;甚至因親人而結緣的畢士大教養院志工、從救國團學習瑜珈繼而成為朋友們的瑜珈老師,簡直是一週七天都忙得不可開交。 
 
  楊櫻柑分享說,其實最初開始捐血的原因很單純,就是有人邀著一起去,反正對「捐血」沒甚麼特別的負面想法,之後,捐血中心兩個月一次定期的通知與推廣,讓她漸漸養成習慣,時間一到就捲起袖子報到,還很開心地認為,捐血除了助人、更能當作自己的健康檢查,但她打趣地說,自己常常熬夜又早起,生活習慣沒那麼「健康完美」,還好捐出的血目前都沒被打過回票,搞不好是因為小時候家裡開餐廳吃得好,甚至還喝過鱉血,到現在熬夜早起去捐血,捐完直接做志工也沒事,楊櫻柑笑笑地說。
 
  也因此,想到即將屆滿捐血年齡上限,讓她直呼「好可惜!」,明明各地捐血中心常常喊著「缺血」,但許多樂於捐血的人身體狀況很好,卻只是因為年齡的緣故,而失去這份助人的機會,周遭許多同為捐血人的朋友,也漸漸年紀大了,其實真的滿希望有更多人一起加入這份捐血志業。

楊櫻柑今年十月即將年滿七十歲,已經是捐血人年齡的最大上限了,捐血二十幾年的時光,累積捐出全血76袋、分離術50袋,總計126次。(楊櫻柑提供)
 
  除了捐全血外,楊櫻柑也是分離術的捐血人,開始的原因則來自她的不服輸,因為看到別人捐分離術累積點數都比較快,讓她也想嘗試看看,雖然因此要耗費比較長的時間,但也相對能快速累積次數,頗有成就感;而後來會成為中心志工,更是誤打誤撞,她翻閱報紙上看到徵人廣告,想想左右沒事就去應徵,沒想到一做竟也二十餘年,從每年100小時,但現在雖然忙於其他興趣,但也保持每週至少兩次的出席,在捐血中心就像走廚房一樣熟悉。
 
  也因此,她和好多捐血人、志工都成為朋友,走進中心換上背心,為捐血人登錄資料、泡杯咖啡,在閒話家常中一起為了別人做點甚麼。楊姐笑說,捐血中心的志工很多也同時是捐血人,都是一群有點有點「瘋狂」的人,像以前有段時間曾有規定,只要出國,就至少得一年不能捐血,為了多捐一次也好,捐血人不只要妥善規劃行程時間,甚至有時根本不敢出國遊玩,就怕錯失了任何一次捐血機會,也許就會少幫助一個人。
 
  每週的志工時間之後,脫下捐血中心的桃紅色背心,楊櫻柑搖身一變成為瑜伽教室裡的專業老師。她笑說,會學瑜伽也是從報紙上看到的訊息,當時救國團的瑜珈班正在開課招生,因此才和三五好友一同報名,沒想到太過熱門,甚至到第二次才順利成行,她們學習的是印度阿南達瑪迦教派瑜珈,為了便於練習、不用一直配合印度老師,在朋友的鼓舞下,楊櫻柑乾脆自己學來開課,成為現在許多花蓮人熟知的「楊老師」。

在朋友的鼓舞下,楊櫻柑乾脆自己學來開課,成為現在許多花蓮人熟知的「楊老師」。(楊櫻柑提供)
 
  除了捐血和瑜珈外,另外佔據楊櫻柑生活大半的,則當屬「花蓮縣幼獅健行登山社」。其實,楊櫻柑接觸登山運動相較他人而言很晚,以前只是常看到別人起得七早八早買便當去登山,自己初次嘗試時,則已經是五十幾歲年紀,那時她受到朋友邀請,一起報名了兩天一夜的天鑾池登山健行活動,沒想到集合時則發現被朋友「放鴿子」,但想著既來之則安之,終究還是照著行程出發了,這成為了楊櫻柑與山之間緣份的起點。
 
  儘管開始接觸山的時間晚,但楊櫻柑到現在將滿七十,已經完成許多人一輩子可能也無法達成的壯舉,包括征服百岳中的六十座,光是玉山就登了三次,還與朋友約定八十歲還要再來一次;最遠則遠征過非洲的吉力馬札羅山,觀賞了震撼的動物大遷徙。而每週三固定一次的鯉魚山健走,至今也已累積百趟餘,對楊櫻柑來說,「山」已經變成她生活的一部分,她每週固定與山友們一同走在山林之中,不定期也會進行南湖山、錐麓古道健走巡守、太魯閣保育志工活動等,自己愛山,也想讓更多人能持續看見這個美麗的島嶼與森林。
 
山友為楊櫻柑歡慶完登鯉魚山百趟及七十歲生日。(楊櫻柑提供)
 
  人生的七十年時光轉瞬而過,楊櫻柑的生活充實而愉快,每天都有的瑜珈課、每週的登山、志工活動,忙得連兒女回家看到她都還會驚訝,也因為這些年來不斷拓展的社交圈,讓她愈動愈有活力、愈活愈開心。楊櫻柑說,瑜珈不只修身,更是養性,而登山教導她,就算只是慢慢走,但堅持到底才是最重要的,能登頂不稀奇,但能靠自己走到最後才是厲害,也許有些活動的年齡限制,讓她能做的事情愈來愈少,但只要自己還抱持著勇於嘗試又快樂生活的心,仍能樂於生活不知老之將至。
瀏覽人數:629
最新異動時間:2019/07/18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