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捐血車   捐血績優表揚   熱血青年   孫叔叔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從怕打針,到克服恐懼、無私捐血-葉宏瑋
撰文/蘇宇翎
圖片提供/葉宏瑋
 
  雖然捐血是一件可以幫助他人的舉動,但因為要被針扎,所以總是令人害怕,這也讓捐血中心在募血過程中,常常得想出許多花招來吸引民眾、鼓勵民眾踴躍捐血,本期介紹的熱血青年葉宏瑋,則是從原本怕打針,到現在時間一到就主動報到捐血的好榜樣,不禁讓人好奇是怎樣的動機,改變了他對捐血的印象。
 
捐血看起來好像可以獲得很多……
  「小時候我會跟著爸爸出門,爸爸去捐血時,我就在旁邊看,那時候對『捐血』這件事,沒有什麼害怕的想法,只是覺得,爸爸每次去捐血時,我好像都可以有很多的果汁餅乾可以吃,想一想覺得是滿開心的一件事。」葉宏瑋想起小時候跟爸爸去捐血的情境,當時只覺得「哇!捐血好像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畢竟有得吃有得拿,對於小小孩兒的世界裡,簡直就像樂園般。
 
  隨著年紀漸長,逐漸開始懂事後,葉宏瑋才發覺,原來這些果汁零食真正的功用是用來補充捐血者體內水份和希望捐血者多休息一下再離開;而他也開始發現,他對於打針的針頭其實還滿害怕的。
 
  如此懼怕針頭,卻在他17歲那年鼓起勇氣去捐血後,突破了。
 
不只自己捐,還約朋友一起捐
  葉宏瑋17歲那一年,正在就讀台南南英商工,正巧學校與台南捐血中心每學期都有固定一次的捐血車活動,或許是貪圖不用上課的小小利誘,他鼓起勇氣走進捐血車,開啟他第一次的捐血體驗。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針扎下去一下就不痛了。不過到現在為止,我還是只敢捐全血,分離術倒是還沒有嘗試過。」葉宏瑋在打破內心恐懼後,主動開始記錄每次可以捐血的時間,甚至也用「捐血可以幫助人」的信念去鼓勵身邊親朋好友。葉宏瑋笑著說:「我常常騷擾同學,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捐血;我也會去問我爸跟我哥,有沒有空、要不要去捐血。」雖然成效不彰,但仍希望透過身體力行的方式,號召多些人一起去捐血、幫助需要的人。
 
  目前就讀嘉南藥理大學社工系的葉宏瑋,白天上課、課後打工,但他還是捐血中心的志工,會在課餘時安排空檔去幫忙,如果在捐血車上遇到民眾對電腦不熟者,他就可以幫忙引導文件的輸入,或是到街頭舉牌宣傳,附近有捐血車的訊息,足以看出他對捐血這件事相當熱忱。


 
平凡人,也能貢獻自己一份心力
  對捐血的熱忱足以用來克服對針頭的恐懼嗎?
 
  葉宏瑋謙虛地笑了,他說其實自己還是很害怕針頭,每每看到針頭扎進皮膚時,內心還是會揪一下。只是為何恐懼沒讓他停止繼續捐血呢?難道捐血後的果汁跟餅乾還是對他頗有誘惑力嗎?
 
  當然不是果汁餅乾的魅力,葉宏瑋說,他雖然害怕針頭,但想起這些血可以在別人需要的時候,幫助到不知名的人士,當別人的無名英雄,秉持這樣的念頭就不知不覺有勇氣了。只是痛一下下,卻可以發揮更大的力量,恐懼或痛,就微乎其微了。
 
  「其實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也沒有什麼厲害的故事,但社會上平凡人很多,如果像我這樣一般般的人都可以、都願意去捐血,那麼一定也有機會讓其他人更願意去捐血,我都是這樣跟朋友說的。」葉宏瑋簡單的陳述如何克服恐懼的動機,聽起來雖只是很簡單的字句,但裡頭卻蘊含著相當大的能量,僅僅只是相信,捐血不可怕、一般人也可以做到的。
 
  身為捐血志工的葉宏瑋也觀察到,目前捐血族群來自於青壯年較多,年輕人捐血的動機較弱;他也舉自己親人為例,可能捐血的便利性與誘因比較不足,大家平日時間比較容易被其他事情所填滿,但如果可以有固定與學校、公司機構合作的時間,反而會促進大家想捐血的動機,當然也是有些人是看中捐血後可以獲得的實際獎品,若能投其所好,也許也能提高大家對捐血的興趣。
 
  無論如何,捐血這件事本身就是利己利他的健康行為,你我或許也如葉宏瑋般是社會一份子、一介平凡人,但葉宏瑋都能克服恐懼而無私捐血,或許我們也都可以勇敢一回,捐一袋血,當個社會裡的無名英雄吧!
瀏覽人數:524
最新異動時間:2019/07/1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