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父親的啟蒙和陪伴 陳建彰締造熱血青年新紀錄
撰文、攝影/黃怡君
 
  初夏的台南街道,盛開的阿勃勒閃爍著耀眼的金黃,陳建彰和父親共乘一輛機車,頂著正午的太陽在小東路捐血室門前停下來,父子一前一後地走進去,熟門熟路地分別坐上捐血椅,和醫檢師及護士一邊寒暄一邊讓他們在手臂上扎針,針頭後面接了四根導管,進行長達二個小時的分離術捐血。
 
  陳建彰剛滿24歲,從參加熱血青年活動後,已經是兩萬七千多位熱血青年中分離術捐血單位數最高的捐血人。從17歲跟著父親開始捐分離術,往後每個月至少來小東捐血室報到兩次,兩個禮拜的間隔時間一過,父子倆即自動出現在捐血室,陳爸爸笑說「來小東捐血室是行灶腳」;不過,他要特別感謝捐血室護士高超的扎針技術,讓建彰一次就充滿信心,沒有打退堂鼓,勇往直前一直捐下去。捐血經驗豐富的陳爸爸會如此感恩護士是有原因的,由於建彰的血管細薄不明顯,採血針較一般針大上一倍,若一次扎針不成,未必忍受得了針頭進進出出的疼痛,但又希望兒子能「克紹箕裘」。


陳建彰和爸爸陳忠一感情特別好,總是一起來小東捐血室捐血。
 
亦師亦友的父子情
  從小到大,父子倆總如影隨形,問建彰為什麼會跟爸爸感情這麼好,他的回答很簡單:「因為爸爸很好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被老師罰寫一百遍,爸爸陪我寫到半夜;護理系休學後先去當兵,不知道以後該做什麼,爸爸幫我分析建議唸台南應用大學設計系夜間部,因為當兵不能輕易外出,爸爸幫忙跑學校準備相關資料才來得及申請,退伍後銜接入學,沒有浪費到時間。」
 
  聽到兒子的感謝,陳爸爸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們是大家庭,所以很習慣在一起生活和工作」,陳爸爸的主業是木工,現在建彰也跟著爸爸學習,希望將自己在學校唸的室內設計和實務經驗結合,未來自己成立公司接案,讓爸爸深厚的木工實力在他的設計下盡情施展。
 
不平凡的事平常做
  問起陳爸爸的捐血史,他的回答也跟兒子一樣簡單:「捐血很好啊!」唸高中時冒出想捐血的念頭,瞞著家人跑去,結果未滿 17歲不能捐,直到當兵時開始捐血;陸軍特種部隊退役、爬完百岳,身強體壯的陳爸爸幾乎每次捐血都捐兩單位,分離術捐血也沒失敗過,他得意地說:「兒子要趕上我還早得很!」兒子也沒在怕的,回以一句:「我還年輕耶!」表面較勁實則勉勵的互動,把捐血室的人員都逗樂了!
 
  機器嗶一聲,陳爸爸捐血完成,醫檢師忍不住稱讚其血質健康,一個多小時就捐完,比一般狀況還快,建彰在五分鐘後也跟著完成,「速度快很正常,平常都要做健康管理,不可以亂吃,當然要保持良好紀錄!」收拾好起身,陳爸爸說:「上工去囉!」護士有點不放心要他們再多坐一會兒,他開玩笑說「工資很貴ㄋㄟ,趁著中午休息時間來,被扣錢不划算」,父子倆一派輕鬆地走向門口,戴上安全帽騎車揚長而去,二個小時的分離術捐血,就像騎到隔壁兩條街買個便當一樣的平常;或許,把不平凡的事當成平常的事來做,正是他們持續捐血不間斷的祕訣!

瀏覽人數:694
最新異動時間:2019/07/16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