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血績優表揚   熱血青年   孫叔叔  
更多期刊
108年萬次捐血同好同框捐血活動
撰文、攝影/林伯憲
 
  還記得106年1月15日的「資深捐血人齊聚挽袖  呼籲民眾捐血救人」這個偶然的聚會嗎?因為受到當年1月10日媒體負面報導的影響,隔日起全台灣捐血中心的捐血量急凍,一天減少高達5,000單位血品的捐入,造成各地捐血中心血液庫存量直線下滑。
 
  於是「二八牧雲齋」在1月15日的捐血活動中,不僅堅決維持捐血活動舉辦,還號召資深捐血人蔡鐵橋(852次)、鄭勳章(1,538次)、劉同山(1,352次)、王秋瓊(1,828次),加上筆者(1,834次)共5人齊聚一堂共同挽袖捐血,呼籲民眾勿因一時的媒體報導,而影響「捐血一袋  救人一命」的神聖任務,並喚起國人重視「血液有愛、性命無價」的靈魂,為「捐血運動」的「無私」展現捨己為人的真心。

106年「資深捐血人齊聚挽袖,呼籲民眾捐血救人」同框捐血。
 
  經過了兩年的時間,「二八牧雲齋」為響應2019年世界捐血人日(6月14日),在板橋捐血站、南海捐血室、府中捐血室三地同時舉辦捐血活動。並在板橋捐血站以「萬次捐血同好同框捐血活動」為主題,再次號召多位高次數血友齊聚一同挽袖捐血、合影,完成了「萬次捐血齊聚一堂」的歷史紀錄。

108年「萬次捐血同好同框捐血活動」。
 
  同框的區塊有九張捐血椅,所以一開始設定採報名制及隨機制兩軌並行,報名制就是限定高次數捐血人報名,當報名人捐血次數總和大於一萬次之後,其餘空位就留下給當天預約的固定捐血人,並當場詢問是否願意加入合照行列。最終,報名的資深捐血人有:許圳佑(2,101次)、王添原(1,597次)、陳良銓(1,569次)、呂卓泓(1,414次)、戴傑璋(1,392次)、陳錦隆(1,316次)、潘鳳玉(1,195次)等7位,加上開放式隨機板橋站固定捐血人朱慶霖(67次)、許書豪(48次)等兩位也願意共襄盛舉,所以這次活動總共有9位同框捐血者,捐血總次數合計為10,699次,打破之前7,404次的紀錄,順利達成預定的目標。
 
  因為兩次同框的捐血人均不相同,無一重複,顯示資深捐血人的大愛精神無遠弗屆,加上這次隨機捐血人的加入,也意外得知資深捐血人所寄望的捐血使命傳承是希望無窮的,僅就以下各參與資深捐血人的短文簡介,對其個人發揚「捐血救人」,支持「捐血運動」幾十年而不墜的毅力,表示感謝之意。

許圳佑先生捐出2,101次熱血。
 
  筆者與許圳佑相識在20多年前,當時許圳佑才剛從新加坡移民回國,隨即再投入國內捐血的行列。據許圳佑所述,他在大兒子將滿周歲前因為原因不明的發燒,經醫師診斷必須換血,在當時國人對於捐血運動仍然處於保守的時期,許圳佑接受了醫師的建議,自己挽袖捐出一千西西血液,成功的挽救了孩子。
 
  身體一直保持健康狀態的許圳佑,有過三次因為交通意外差點與死神結盟的經驗,也曾經有過一次登玉山行程時連續出現三場意外的紀錄,但最終也都平安度過了。領隊還曾經調侃的跟他說:「你是一個很有福份的人,山神三次向你招手,都被你擋了下來,山神已經放棄了,不會有第四次了。」許圳佑則認為,這應該是他自己長期捐血上蒼對他的厚愛,加上與人為善,促使自己的運勢改變,讓自己的前途坦然平順。
 
  今年捐血年資滿40年,即將滿65歲的許圳佑,捐血次數來到2,101次(不含新加坡6年的捐血紀錄),「捐到不能捐」是他的心聲,突破2,200次捐血紀錄是他的人生目標。這次在筆者的邀請下,慨然答應離開他長期捐血的捐血室,來參與活動,除了表達他對於捐血運動的支持與熱情之外,也願意將他的故事與大家分享,鼓勵更多人加入捐血運動的行列。

王添原先生捐出 1,597次熱血。
 
  以「捐血並勘查各地捐血點」為己任的王添原,是中華捐血人協會的現任理事,也是現任中華捐血運動協會台北區會員代表。台灣鐵路管理局退休的王添原,經常自備禮物到全台各個捐血點捐血,據他個人自己描述,其目的除了慰問工作人員的辛勞之外,還要廣結捐血人,並藉此機會勘查各地捐血點的實際作業情況,提供意見給捐血中心作為改善的依據。
 
  「二八牧雲齋」開始運作的初期,王添原也三番五次的出現在捐血活動場地旁觀,用意是在觀察這一個從名稱都看不出來甚麼來歷的團體,有甚麼能耐辦捐血活動?後來「二八牧雲齋」在他的激勵下有所成長,也漸漸的固定了舉辦捐血活動的模式,王添原給了我們許多建言。這次舉辦「萬次捐血同好同框捐血活動」,他也抱著參加喜事的心情來參加。
 
  對於捐血運動,王添原有滿肚子的想法,曾在捐血運動協會會員代表大會上提案爭取「提供100%果汁給捐血人使用」,也曾提議「表揚大會紀念品應發送至各捐血點,以便捐血人兌換。」,是一個以捐血人為出發點的發聲者。
 
  本次活動也依據「2016年8月28日二八牧雲齋捐血將軍分級制度參考表」,特別製作「捐血將軍」紀念帽贈送給參加人員,王添原也獲得二星級的獎勵,感謝他捐血近1,600次的捐血成績,也期望他在屆齡前能夠持續、定期的捐血,繼續捐血救人。

陳良銓先生捐出1,569次熱血。
 
  捐血時間長達37年的陳良銓先生是板橋捐血站的固定捐血人,與筆者曾經有幾次碰過面,其實並不熟悉,但卻有著幾乎相同的第一次捐血經驗。個性開朗的陳良銓先生回憶第一次捐血,其實是在服役期間,因為每次休假都會經過公園號捐血車,當時想捐又不敢上車的心情,與筆者頗為類似。
 
  第一次捐血,在許多人的心中一直是一堵高牆,會不會很痛?會不會昏倒?會不會有後遺症?……等等心中的疑慮,都不及我們親身去破解這道謎題,當我們體會捐血過後,不但沒有不適,反而可以幫助別人,在家人或自己需要用血時,也可以拯救自己與家人,這種正向的舉動在心裡發酵,促使自己要努力持續的捐血。
 
  陳良銓認為,發生在心理上的轉換,反映出生理的變化。自從持續捐血後發現罹患感冒的機率降低了,身體狀況也變好了,這都要歸功於因為捐血的這個舉動,讓自己更加注意飲食與生活習慣。所以,陳良銓時時以「保持身體健康、持續定期捐血」作為自己人生中最大的原動力與志業。
 
  對於人生有一個可以全心全力追求的項目,陳良銓面對因為捐血帶來的健康人生,是充滿感激的,慶幸自己可以因為捐血而時時注意、刻刻保護自己,只為了鞭策自己完成人生的目標。雖然捐血是挽救別人的生命,但卻豐富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一種比出錢出力更勝一籌的無與倫比情操表現。

呂卓泓先生捐出1,414次熱血。
 
  呂卓泓是汐止捐血室固定捐血人,也是此次活動七位參加人員中,唯一與筆者不曾謀面的捐血人。1,400多次的捐血紀錄,是捐血名人堂的一員,此次聽說「二八牧雲齋」舉辦「萬次捐血同好同框捐血活動」就報名參加了。
 
  對於筆者來說,呂卓泓的故事是一個謎,因為我們從來不認識。但是卻因為「捐血」這件事情而有了連結,多麼奇妙的一個緣份啊!相信這也是許多人有的共同經驗,在人生各種歷程當中,我們不一定認識人,卻因為某一件事情有了共鳴,正如早期捐血海報有一幅「我不認識你 但是我謝謝你」一樣,那是一種生命與時光的交錯。
 
  早期捐血,捐血人除了會收到檢驗報告之外,還會收到一張「用血通知書」,告訴捐血人「你的血已經在某月某日,在某醫院,被某人輸用了。」那是一種感動,一種心中最深層的悸動。曾幾何時,捐血人應該擁有的這種感動已經被時代所淹沒,但是我們卻在另一個領域裡再次連結與擁有這樣的情愫,因為我們有共同的信念、理想與堅持。「捐血救人」對於所有的捐血人來說,不僅僅是一句口號,而是一種生命力的展現。天涯海角,所有捐血人的共同頻道就是:「捐血是上天賦予我們責任。」
 
  活動過後,各自回巢,依舊扛玄劍踏四方,捐血人的豪情與責任,永遠不停歇。

戴傑璋先生捐出第1,392次熱血。
 
  筆者與戴傑璋認識,起因於「二八牧雲齋」的活動,也許是辦的還能入眼吧!
有一天戴傑璋透過捐血室的工作人員表示要收集「二八牧雲齋所特製的捐血紀念品」。面對這樣特別的要求,顯示他個人對於捐血運動的熱衷與支持,也隨即加入二八牧雲齋的團隊,開始為捐血人服務。
 
  戴傑璋回顧第一次捐血的情形是在軍中,當時是因為部隊辦理捐血活動,他抱著好奇的心態出參加,不料卻因為身形瘦弱被醫官言詞勸退,但他卻不為所動繼續排隊,最後也順利完成捐血。退伍後,戴傑璋就主動到捐血中心報到,後來更因為母親因病輸血,感念捐血人的幫助,更成為一位定期的、長期的捐血人。他希望捐出的血液能救人之外,也能將捐血的功德助力在母親身上。
 
  因為持續的信念,戴傑璋也有了人生的捐血目標-1,800次,深感因為捐血,讓自己能夠保持身體健康,這就是自己最大的福氣了。

陳錦隆先生捐出1,316次熱血。
 
  筆者知道陳錦隆這個名字,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分離術捐血人很多,因為定期捐血,所以在同一時段的捐血人大多能成為好朋友,但是在不同地點、不同時段的捐血人,想成為好友必須有一段因緣。
 
  陳錦隆,加入台北捐血中心志工隊已經有20年了,凡舉有關台北捐血中心的服務他幾乎都會到場,也正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死忠的捐血運動擁護者,所以在他的服務範圍所及,總是瀰漫一股愉悅的、專業的氛圍。
 
  服務時數超過17,000多個小時是個甚麼樣的概念?以一個正常工作來比喻,他在台北捐血中心志工隊的服務時間,可比一個正職員工8.5年的年資,所以他對於基層捐血運動的推展、流程實在熟悉不過了。因為同學車禍而萌生捐血意願的陳錦隆,體會了捐血救人的美好之後,從此成了捐血人,後來還經常舟車勞頓的從汐止到南海捐血室捐血小板,在血小板分離術推廣初期捐血地點不那麼方便的時代,就能夠如此有恆心、有毅力的投入,實在令人敬佩。
 
  陳錦隆也表示,「捐血」是善盡社會責任的一個表現,我們生活在這個世上,就只是一個小小的人物,「捐血」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用最少的付出,不花錢,只花一點點時間,就可以做出最大的貢獻-救人一命,讓我們擁有使命感,讓我們擁有成就感,更讓我們有生命的價值。
 
  捐血運動的積極推廣,陳錦隆是不遺餘力的,挽袖捐血的神聖使命,陳錦隆是義無反顧的,在兩者皆能努力實踐併行的道路上,他是我們的導師,我們的良友。也期望在他的堅持與努力之下,能讓更多人走進捐血這個大家庭,為挽救生命而共同盡一份心力。

潘鳳玉女士捐出第1,195次熱血。
 
  「豪爽的女漢子」是筆者認識潘鳳玉的第一個印象。因為看見孫越叔叔在電視上呼籲「捐血一袋 救人一命」,以及小女孩的「我不認識你 但是我謝謝你」的廣告,從而走入捐血中心的潘鳳玉,在筆者心中一直是一位豪邁、真誠、說一不二的真性情。
 
  成為分離術血小板捐血人之後,兩周一次的捐血成了生活的一部份,成了跟呼吸、吃飯一樣重要的日常。為了實踐對自己的每一次捐血承諾,規劃、實踐讓自己更加注重身體的健康狀況,潘鳳玉表示:「只是要救人。」就這麼一個單純的理由,是她堅持與努力的原動力。因為這樣的一個動力,也讓潘鳳玉無怨無悔的為了每次的捐血盡心調整工作時間,休閒活動的安排也盡量避免衝突,就這樣一路走來,經過了27個年頭。
 
  之後,「捐血旅遊」成了潘鳳玉的日常活動之一,透過到全台各地旅遊的機會捐血,除了結交各地的捐血好友之外,更能抒發她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情感,分享生命的美好。潘鳳玉說:「捐血能讓她知福惜福。」捐血讓她有被需要的成就感,也讓她有了對社會的貢獻感,更豐富了她熱情的生命,成就了她無上的美好任務。

朱慶霖先生捐出第67次熱血。

許書豪先生捐出第48次熱血。
 
  另外,我們也很高興邀請到朱慶霖(67次)、許書豪(48次)兩位小鮮肉一起同框,在資深捐血人長達20、30年的捐血過程中,欣見有後繼者願意長期、固定的加入捐血救人的行列,看見捐血運動欣欣向榮、綿綿不息,是我們推廣捐血運動最值得驕傲的成就。
瀏覽人數:701
最新異動時間:2019/06/24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