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肯捐血   晉見總統捐血人代表   捐血月   熱血青年   校園捐血  
更多期刊
永遠的熱血老朋友─孫叔叔
撰文/呂宜螢

當代公益行動家
我們的老朋友,孫越。 一個溫暖明亮、心靈巨大的長者,孫越。

       對大多數人而言,他親切熟稔的像從小看著你長大的老鄰居……新世代年輕孩子就算並不熟悉他,但也一定很難說沒見過他。因為,儘管孫越今年已經88歲高齡,你仍然能持續地在不經意處瞥見他用慈藹笑容,時時敦促著你關懷他人、付出行動──他長期以來孜孜不倦:勸人及早戒菸、呼籲多多捐血、鼓勵捐贈器官、照顧失智老人、愛護偏鄉兒童、撫慰愛滋病患、推動安寧療護……好像無論哪一處需要被關懷,你遠遠就能看到他早已經站在那裏。

       這也是我們所有人心目中的孫越形象吧!這麼一個用生命在愛著世界、熱血於社會關懷的老朋友。無論老少,大家都習慣這麼叫他~孫叔叔。

愛,造就一個快樂孫叔叔
       在民國七十八年孫越宣布「只見公益,不見孫越」,正式退隱演藝圈之前,其實他那風風火火的青春歲月所閃耀的光芒,並不同於中老年時期的暖色調。孫越有過短暫快樂的童年,但是後來家庭破碎、母親去世,在很年少的時候,他就隨著裝甲部隊渡海來到台灣。當年調皮精靈愛搗蛋的一少年,憑著喝醉酒時隨意哼哼唱唱的一段單弦,就被長官發掘找他出來「幹戲」,進入了軍中「水牛劇團」,從此展開了四十年精采豐富的戲劇演藝人生。

       沒有白淨臉孔挺拔身材,他瘦瘦黑黑、加上一個大鼻子和一雙精明靈活的眼珠子,孫越當年總是被安排飾演反派或丑角,熱愛戲劇的他,無論扮演著誰,都努力嘗試在戲劇中體會百般人生、琢磨各種人物的真實感受。

       或許是在戲劇生涯中消化過太多人物心事,也或許是他自身曲折豐富的人生經驗,孫越對人的感受細膩而深刻,尤其是對世間小人物懷抱著許多悲憫和敬意。在我們印象中,一向愛笑、誠懇謙和的他曾說過,自己雖然喜歡表演的工作,也覺得有幸能活躍在舞台上,但卻茫茫然得不到真正的快樂和心靈的自由。在戲劇扮演與真實人生角色的轉換中,突然討厭起這樣甘於淺薄的自己,他有過為時不短的陰暗階段,並深深陷在自己的忿怨情緒裡,憂鬱痛苦得幾乎難以自拔。後來,一趟韓國之行後,孫越終於轉念調整腳步,他嘗試看重自己、堅持原則,情況才逐漸好轉起來。他的好朋友陶大偉帶領他走進教堂,認為自己受到耶穌基督感召而受洗成為基督徒,自此後便獻身於傳播福音以及公益活動不遺餘力。

       信仰如同一束光射入他的心,也照亮了未來的路。他似乎是挖掘出了快樂的秘方,找到了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學。孫越說,做好事是最讓人感到充實和快樂的向上力量,至今他依然奉行。

捐血乃榮耀之事
       在退出演藝圈之後,照顧家人固然是第一要務,但他更懂得不只要為自己為家人而活,也要為別人多著想、多用點心、多做點事,尤其深知自己身為公眾人物,更要有承擔社會責任和教育的義務。所以,關於捐血這樣的一件事,對孫越來說是再平常、自然不過的行為了。他總是告訴大家,捐血是一件健康又快樂的事。只要奉獻出自己身體一小部分的血液,就可能救助延續另一條生命。於己無害,於他有益,世上還有甚麼好事能比捐血救人來得更容易且更具有意義的呢?

       也因此,早從民國六十三年捐血協會剛剛成立之時,孫越就已經去報到了。在他到達無法捐血的年齡條件六十五歲之前,只要沒有特殊事件,平均每兩個月他便挽起袖子捐出血液。在這段期間,他還經歷了幾次大手術,除了更加親身體會到捐血的重要性之外,也感受到捐血助人所能獲得的大大快樂,所以這麼多年以來為善不欲人知,默默地持續著捐血的習慣,也深覺擔任捐血事業的推動有多麼重要多麼迫切。

       早年台灣醫療用血不足,常常必須要仰賴有價供血。但是這種有價供血賣血的行為,不但有其安全上的風險,而且也顯得粗鄙、違反文明。然而一般民眾並不了解社會缺血的困境和危險,同時對於捐血的相關常識和觀念都不夠正確,多數人還停留在以為血液是人體的無價寶,更是精氣神的來源,怎麼能夠輕易供出的傳統思想階段,這都使得無償捐血的活動一直難以推動。


民國78年由終身志工陳淑麗、賴佩霞、孫叔叔及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研究室主任林素娟共同成立了巡迴宣導小組,展開環島的宣導活動。


民國80年時拍攝了「愛,從捐血開始!」活動宣導海報,活動行遍北、中、南,受到了不少年輕朋友的注意以及實際響應捐血活動。

       因此孫越不但身體力行之外,滿腔熱情的他更擔任起捐血活動的終身義工,希望能以演藝人員的知名度影響大眾,他一一號召周遭好朋友,希望人人都能分別運用自己的影響力,期待有朝一日能讓捐血活動變成全民運動。

       當孫越看到年輕人寧願賣血去買隨身聽滿足一己私慾,也不願意主動捐血行好事救助人命,這讓他感到十分警惕也十分憂心,但仍願意相信自己可以做點甚麼,讓這個社會更好,因此引發了他發起捐血運動的動機。於是民國七十三年,孫越主動發起了「快樂捐血人」活動,邀約了一群朋友製作廣告、錄製歌曲,不斷的宣傳、接受訪問,在電視、廣播、大街小巷人人都能聽見孫越低沉渾厚帶著鼻音說著:「伸出你熱情的手,做個快樂的捐血人。」捐血廣告中的他,眼神堅定清澈,成熟快樂,讓人感受到做好事的歡欣愉悅。

       孫越可說是第一個以知名藝人的身分,用一個正面光明的形象和理性親切的態度來告訴大家:捐血是崇高且榮譽的善行、捐血不但無損健康,且有益無害、捐血救人功德無量……


愛滋病議題受到重視,民國85年邀請孫叔叔拍攝了「不是每個人都能捐血!」的衛教宣導海報,呼籲民眾不要藉由捐血來做篩檢。


一個善行,牽動無限善意
       當年活動後,據說全台灣的單月捐血量超出了歷年以來的紀錄,除了及時紓解了血荒之外,也終於慢慢的成功扭轉民眾對捐血的錯誤觀念。如今在台灣社會,只要有需要,大多數人都樂意捲起袖子捐出熱血,視捐血為一樁人人應為的善行,呼籲捐血的活動不再像過去那樣滯礙難推。

       回首過去數十年,「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觀念之所以能深植人心,捐血活動之所以能普及大眾,到了民國八十年台灣醫療用血已經百分之百可由自願無償的捐血來供應,一直到今日,台灣不但已經能擁有自己國內穩定的血源,更一躍登上全世界無償捐血率第一的國家,孫越在這其中篳路藍縷的過程中堪稱是一大推手,實在功不可沒。

       孫越在演藝圈的湖面投入一顆小石,掀起一波波漣漪、一圈圈擴大,也帶動了藝人們也願意主動投身公益的連環效應,江霞、楊麗花、羅大佑、陶曉清、蔡琴、劉瑞琪、張琪……等等,眾星們紛紛加入了快樂捐血人的行列,間接影響了社會大眾自願捲袖捐血,頓時蔚為風氣。

       在台灣,學生和軍人向為主要的捐血大戶,也因此每每寒暑假一到,總是出現血源接濟不上的窘境。一聽說寒暑假時就出現血荒,孫越擔憂著用血人安危及血庫的匱乏,又義不容辭的找來陳淑麗、賴佩霞,偕同他一起展開「愛,從捐血開始」暑期環島捐血宣傳活動。直到現在,陳淑麗和賴佩霞受孫越感召和影響,仍在公益路上持續不倦。

有一種存在,高於生命本身
       幾十年以來,孫越在台灣樹立起一種藝人公益楷模的形象。一路走來,他時時確實執行著自我的信念:「有心就有愛,為了使社會更溫暖,更富人情味,我們須時時做個有心人。」只要一提起台灣藝人中的好人好事、公益志工,沒有人不會提起孫越。不僅僅是在演藝圈,在社會上同樣人人都敬重他、佩服他,也願意追隨他。

       對孫越來說,他耕耘、奉獻、播種,這種種對社會的關懷與付出源自他對人類苦難不可遏抑的憐憫,並且被虔誠的信仰不斷地驅動。從戲劇人生到公益人生,孫越在舞台藝術裡尋找「美」,在社會公益實踐中展現「真美」。

       如果世間有一種高於生命本身的存在,或許,孫越已經在人生的舞台上真實的演繹給我們看了。
瀏覽人數:2567
最新異動時間:2018/04/22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